| 首页 | 特别关注 | 湖南报道 | 法治案例 | 人大创新 | 人物 | 人大研究 | 法治调研 | 民主先声 | 议会 | 视觉 | 争鸣 | 视频 | 人大智库 | 文苑 | 电子版杂志 | 品牌 |

新闻热线:85309264 收藏首页 我要投稿

邵阳中院发布系列典型执行案例助推执行攻坚

时间:2018年07月23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为强化执行宣传,助力执行攻坚。日前,邵阳中院发布五个典型执行案例,内容涉及执行不能、各种典型规避执行行为,以及被执行人规避执行或法院执行不能对当事人产生的法律后果及影响,从而帮助社会公众有效区分“执行不能”与“执行难“,认清规避、抗拒法院执行的危害,让更多的人理解和支持法院执行工作,为执行工作营造良好舆论氛围。


案例一:商业风险评估不足  债权执行不能受损

被执人丁某某于2015年、2016年分三次通过网络贷款平台,向申请执行人天津某投资公司借款共计284000元,并由被执行人邵阳市某运输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双方签订了合作协议、个人借款服务合同、借款及担保协议等合同。申请执行人依照合同约定,提供了借款,但借款到期后,因被执行人拒不履行还款义务。申请执行人天津某投资公司向大祥区法院起诉,邵阳市大祥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湘0503民初61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由被执行人丁某某偿还申请执行人天津某投资公司借款本金284000元及承担利息、违约金,被执行人邵阳市某运输有限公司对上述借款本金、利息及违约金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判决生效后,因被执行人丁某某、邵阳市某运输有限公司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申请执行人天津某投资公司于2017年8月7日向邵阳市大祥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执行中,因被执行人丁某某下落不明,邵阳市某运输有限公司办公系所为临时租赁,且早已无人办公,相关法律文书只能通过公告方式送达。大祥法院依法对被执行人名下银行存款、房产、车辆、股权、证券等进行了查询,均未发现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在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进行信用惩戒后,依旧未能执结。针对被执行人下落不明,且无可供执行的财产这一客观情况,大祥法院对申请执行人天津某投资公司负责人进行约谈,告知其执行情况,并责令提供被执行人财产线索,申请执行人亦未能提供被执行人财产线索,大祥法院依法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典型意义:

本案具典型意义的是邵阳市民间借贷普遍存在,尤其是新衍生的网络贷款平台,这些贷款机构或个人为追究高额利息,对借款人财产、收入不全面了解,更未在提供抵押、担保的情况下进行放贷,最后债务人根本无偿还能力,借款无法收回的风险。尤其存在部分债务人在借款时根本没有还款意愿,导致法院执行不能。


案例二:谋取高额利息放贷  执行不能血本无归

2014年开始,被执行人李某某以做生意需要资金周转为由向何某某多次借款,2016年6月23日双方结算,并向何某某出具一张总欠条,内容为“今借到何某某人民币壹拾贰万元整,本息结算到2016年6月23日止,利息为叁万元整,本利共计壹拾伍万元,以我儿在黎山巷房子为抵押,卖掉房子后一笔交清,限2016年9月底,以前欠条作废,以此条为准。借款人李某某”。因李某某一直未还款,何某某向邵阳县法院起诉,邵阳县法院作出(2017)湘0523民初325号民事判决,判定李某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何某某借款本金120000元及利息30000元,合计150000元。            

判决生效后,申请执行人何某某向邵阳县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邵阳县法院于2017年5月2日立案执行。并向被执行人李某某邮寄送达了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均被退回,退回原因为被执行人下落不明,无法送达。在执行过程中,邵阳县法院依法对被执行人李某某的房产、车辆、银行存款等财产进行调查,发现除银行仅有3000余元存款外,无其他财产信息,且执行法官前往被执行李某某所在地邵阳县谷洲镇谷洲村张贴公告并联系村委会了解被执行人李某某的具体下落,也未发现被执行人李某某的具体下落。

经调查,被执行人李某某在塘渡口镇租店卖衣服,申请人何某某经常在被执行人李某某店门口卖菜,两人因此相识。在被执行人李某某提出借钱时,申请人何某某基于对李某某的信任,同时也希望以此赚取利息而将存款借给了被执行人李某某。在本案审理后,申请人何某某一直都联系不上被执行人李某某,且被执行人李某某租赁的门面早已转让,也没有掌握她的其他财产信息。执行法官又多次前往被执行人李某某户籍所在地,希望能找到被执行人李某某的具体下落,但一直未果。本案执行中,仅能扣划被执行人李某某银行存款8000元发放给申请人何某某。

典型意义:

本案在邵阳具有普遍现象,债权人为了谋取高额利息,将自己辛苦积累的积蓄借给了他人,结果血本无归,希望社会各界引起重视,加大宣传提高群众的防范意识,特别是加大对中老年群体的正确引导,不要让他们因小失大。


案例三:拒执法院裁判获罪  锒铛入狱悔之晚矣

1991年8月21日,申请执行人隆回县某某委员会(甲方)(现为隆回县某某局)与被执行人彭某某(乙方)签订《隆回县特种水产养殖示范养殖特种水产承包合同》,其中约定,“八、乙方从1993年起至2005年止,每年向甲方交纳3500元科技发展金”、“九、合同期满,如不继续承包,乙方在养殖场的固定设施,按折旧原则折价”。之后,彭某某筹资建造特种水产养殖场的有关设施。合同到期后,双方就合同是否继续履行及搬迁事宜发生争执,隆回县某某局为收回养殖场,向隆回县法院起诉。隆回县法院于2006年12月16日作出(2006)隆民二初字第90号民事判决,判决由彭某某在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停止占用隆回县某某局土地使用权、腾空3314.99平方米的专营养殖场地,彭某某支付科技发展金3500元及违约金10 000元给隆回县某某局。判决生效后,隆回县某某局申请执行,隆回县法院于2007年3月28日立案执行。在隆回法院向彭某某送达执行通知书后,其一方面拒绝搬迁,一方面申请再审,再审判决书生效后,隆回县法院又于2008年9月3日依申请恢复执行。恢复执行后,彭某某仍以各种理由拒绝搬迁,甚至扬言其经营近20年的养殖场一旦破产就将采取爆炸、自焚等极端行动,并多次到省进京上访。隆回法院一方面向彭某某送达出执行通知书、传票、公告等搬迁法律文书,限期腾空专营养殖场地,退出土地,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予以公示,甚至对彭某某依法予以司法拘留等惩戒措施。一方面报请县委、县政府的帮助,对彭某某信访问题妥善协调化解。

隆回县法院经研究认为在对彭某某司法拘留后,仍拒不搬迁,已构成拒执犯罪,决定于2017年4月28日将其涉嫌拒执罪的有关案件材料移送隆回县公安局审查立案,隆回县公安局对彭某某采取了刑事拘留措施。经隆回县检察院依法批捕并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经审查,认定彭某某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被告人彭某某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典型意义:

彭某某多年来非法占用国有土地,认为养殖场有龟鳖等特种水产品,受客观因素限制,法院强制搬迁难以实际实施,而无视法院多次下发的执行通知书、搬迁公告,拒不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搬迁义务,对县政府工作组的协调处理也极不配合,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被依法追究了刑事责任。他以各种理由和借口,四处上访,与法院周旋,与政府漫天要价,在当地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最终因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身陷囹圄,在当地形成很大的震动,给心存侥幸,拒不履行判决、裁定者敲响了一记警钟。


案例四: 逃避执行不可取  信用惩戒难承受

2015年,被执行人李某为一朋友开办的企业融资作担保向申请执行人唐某借款50万元,后因朋友做生意失败,无钱偿还。唐某将李某及李某的朋友起诉至法院,后李某与唐某达成调解协议,由李某分期分批偿还唐某50万元及利息。根据调解协议,2018年2月1日前,李某应将最后一笔借款10万元还给唐某,但李某没有按期履行。4月8日,唐某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双清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向被执行人李某送达了执行通知书、财产申报令、失信人风险告知书等法律文书。李某仍未履行义务,法院遂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4月底,李某因做生意需要贷款,遂向银行申请,因被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在审核时银行未予通过。银行告知李某必须主动履行义务,将公开被执行人信息屏蔽后才可以贷款。融资信贷受到限制后,李某主动联系承办案件的贺法官,第一时间赶到法院,要求主动履行债务。

典型意义:

法院公布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将限制其乘坐飞机、高铁等高消费,失信名单还会向相关政府部门、金融监管机构、金融机构定期通报,相关职能部门可以根据失信人程度采取相应的限制或制裁措施,对失信被执行人进行信用惩戒,还将限制担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等。一旦失信,将处处受限。逃避执行不可取,重视法院判决、正视法院执行、积极履行自己法定义务才是解决之道。


案例五:信用惩戒被限制高消费  隔海难回家才悔不还债

2015年12月26日,被执行人孟某某因资金周转需要向申请执行人陈某某借款3万元,约定借期6个月,月利率为3%,并出具了一张借据。借款期满后,陈某某虽结清了利息,但本金一直未偿还,陈某某多次讨要未果后诉诸法院,判决:由孟某某向陈某某偿还借款本金3万元及相应利息(自2017年11月15日开始,以本金3万元为基数,按年利率24%偿还利息至实际清偿之日止)。判决生效后,孟某某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2018年4月2日,陈某某向新邵县人民法院执行局申请强制执行。案件受理后,法院向被执行人邮寄送达了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等法律文书,冻结了被执行人孟某某在银行的所有存款账号并纳入失信名单。数日后,被执行人孟某某主动和法院联系,希望法院解除纳入失信名单的惩戒。原来被执行人孟某某在海南打工,常用的回家途径是坐飞机,这次要回家办事,发现不能购买飞机票,故心急如焚。经双方当事人电话协商,被执行人孟某某主动支付了15000元,申请执行人向法院申请解除纳入失信措施,被执行人在回家后陆续还款,截至目前该案只差2000元未付清。

典型意义:

该案为小标的执行案件,被执行人长期在外务工,拒不履行生效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将被执行人纳入失信名单,限制其出行方式,给其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在全部履行义务后,法院将其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剔除。


(作者:周盖雄 编辑:蒋海洋)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

《人民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5001378号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8387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27/D 邮发代码:42-211
广告经营许可证:湘工商广字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