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特别关注 | 湖南报道 | 法治案例 | 人大创新 | 人物 | 人大研究 | 法治调研 | 民主先声 | 议会 | 视觉 | 争鸣 | 视频 | 人大智库 | 文苑 | 电子版杂志 | 品牌 |

新闻热线:85309264 收藏首页 我要投稿

用什么来修复“不相信”

时间:2016年05月11日 信息来源:《人民之友》2015年第12期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观察配图(配文二)_副本.jpg

 

张先生的追问也是所有局外人的追问,因为谁都不能脱离社会的服务、支撑体系而独立存在。

 

 近日,一则《南航CZ6101——生死间,一个记者有话想对你们说》的网文在网上疯传,急症发作的张先生在空乘人员和医护人员的相互争执、推诿下,“半蹲半爬下旋梯,爬到了救护车的担架上”。作为涉事方,南航和首都机场医院向因未及时确诊“被切除了0.8米小肠”、在家休养的张先生致以歉意(据11月24日《北京青年报》)。 
    从媒体报道及张先生微博发布的消息来看,他“不需要各方的慰问和道歉,只想了解,一个正常的转运衔接流程是怎样的,以后再有人遇到这样的情况,会如何解决?”
    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无论是南航、首都机场医院,还是北京市的医疗急救体系,都没有做出一个清晰、可信的解释。回应最积极的南航也只是“启动调查,避免类似事件再度发生”,其他各方基本处于失语状态。这是多么傲慢的沉默啊!这样的沉默,让张先生“原来很多夸奖飞机上如何高效救人的新闻,都是骗人的”感慨,成为了每个人心头的感叹号。
    在生死边缘徘徊过的张先生,面对原本以为可以托付的服务体系时,发现自己的生命只是别人工作中无关紧要的推脱,并且各方心安理得地旁观自己的挣扎。这样的愤怒、悲凉、无助,无需过多言语,即可在每一个社会成员心头弥漫开来。所以,张先生的追问也是所有局外人的追问,因为谁都不能脱离社会的服务、支撑体系而独立存在。
    可以说,这个追问已经超出了答案本身,也超出了个案的新闻价值。围绕追问展开的公关、调查、解释,抑或问责,不过是修复张先生,乃至每个人的“不相信”所应尽的努力。但这样的努力,目前看来还太微弱,远没展现一个成熟体系应有的规范和担当。无论是南航、首都机场医院、999急救中心,还是更高层级的民航管理系统、北京市医疗急救体系,都还缺乏应有的诚意与责任。
    当然,在舆论压力下,当天处于一线的工作人员,可能会为此事受到影响,甚至成为管理层回应舆论的牺牲品。但我们不相信,这样的解决之道,可以回答“谁来抬我下飞机”这个生死之问,可以给后来者以信心和依靠。只有机场、医院、航空公司,以及医疗主管部门,真正把这例个案作为体系建设、流程控制、职业素养的验金石,把其中暴露的难堪与冷血,用制度和责任一一弥补,并将这一过程呈现在外部监督的阳光之下,才是修复“不相信”的正途。须知,一个机场、一座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风度与温度,就是在回应、满足一例例个体的需求中慢慢体现并被更多人真切感受的。■

 

 

 

 

 

 

 

(作者:戴志华 编辑:陈彩艳)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

《人民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5001378号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8387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27/D 邮发代码:42-211
广告经营许可证:湘工商广字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