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特别关注 | 湖南报道 | 法治案例 | 人大创新 | 人物 | 人大研究 | 法治调研 | 民主先声 | 议会 | 视觉 | 争鸣 | 视频 | 人大智库 | 文苑 | 电子版杂志 | 品牌 |

新闻热线:85309264 收藏首页 我要投稿

贪官“葫芦娃”:基层治理灰色化的新标本

时间:2016年05月12日 信息来源:《人民之友》2016年第2-3期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管理和自治秩序上的失范,直接导致一些地方“各方争利”现象层出不穷。

 

 近来,福建省连城县这个仅30余万人口的贫困县,因曝出“前所未有,全市、全省也不多见的塌方式腐败窝案”,而引得各方侧目(据新华网1月23日)。这次窝案,致使该县四套班子中三套班子的“一把手”落马,其中县公安局政委、县政协主席和其他五名官员结拜成的贪腐“七兄弟”,更以一种别致的面目展现在世人面前,被称为贪官“葫芦娃”。
    以结拜构建同盟关系,甚或组建利益集团,在中国由来以久。但因其浓厚的“江湖气息”而大多流行于民间,作为体制内人,特别是身居领导岗位者,多会自觉回避这样的结交方式,即使因为地域文化影响,存在“干兄弟”、“干姐妹”,也一般会尽量淡化、隐性化。而像连城县贪官“葫芦娃”这般张扬,“每年8月18日都要聚会”,直接插手工程建设,在企业投资入股,在官员升迁、工作调动上收钱“协调”,成为全县权力场、利益场上一股不容小视的力量,则远不是一个“江湖习气”可以回答的。其背后折射的,是危害性更大的基层治理灰色化。
    近些年来,基层治理中某些现象越来越引起人们的担忧,如兴修祠堂、村霸“治”村、恶人“管”协会、有劣迹者当选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以及村(居)委会换届选举中行行色色的贿选。但由于乡村在治理体系和传播体系中的底层位置,这些“疥癣之疾”难以引起更高层级、更多群体的共鸣。即使当下人们热衷于“记住乡愁”,也大多是生态和文化意义上的乡愁,对以情理法融合、“万事抬不过一个理去”的传统秩序上的乡愁,关注者寡,重视者更寡。
    如果能俯下身子,听听基层的声音,或是如前年某位回乡博士一般,做点“田野调查”,可以明显地察觉到,当前不少地方的基层治理存在巨大困难与风险。其根源不仅是由于资源外流造成的“乡村空心化”,更有公共服务薄弱、经济发展乏力、管理体制滞后、动员能力退化等带来的秩序失范。这种管理和自治秩序上的失范,直接导致一些地方“各方争利”现象层出不穷。如连城县窝案中财政局长“雁过拔毛”,利用单位财务资金为自己的“贵人”报销个人开支;公安局政委与涉黑人员结交,对属下干警以“圈子”定提拔等。以及一些地方打而不死的“砂霸”“菜霸”“肉霸”,甚至黑社会组织,都是这种基层治理灰色化中的丑陋标本。
   所以,把贪官“葫芦娃”简单地归结于一地的风土人情,不反思、清理产生“恶之花”的土壤,不努力推动善法良治在基层的实现,不致力于重塑基层公序良俗,必然在“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的循环里反复折腾。■

 

 


 

 

(作者:戴志华 编辑:陈彩艳)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

《人民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5001378号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8387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27/D 邮发代码:42-211
广告经营许可证:湘工商广字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