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特别关注 | 湖南报道 | 法治案例 | 人大创新 | 人物 | 人大研究 | 法治调研 | 民主先声 | 议会 | 视觉 | 争鸣 | 视频 | 人大智库 | 文苑 | 电子版杂志 | 品牌 |

新闻热线:85309264 收藏首页 我要投稿

以信息公开推进立法监督

时间:2016年05月13日 信息来源:《人民之友》2016年第4期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立法监督过程和程序的清晰展现,远比监督结果的获取更具启蒙意义。

 

 在今年全国人代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显示,过去一年,常委会工作机构对报备的行政法规、司法解释已实现了主动审查“全覆盖”,同时对部分地方性法规开展了主动审查。这种积极行权的态势表明,备案审查机制已取得了长足进步。
    那么,能否全面推行主动审查方式呢?这固然是理想的图景,但问题在于,地方性法规量大面广,力量有限的审查机构逐一主动审查并不现实。因而,动员社会力量参与立法监督,以弥补主动审查力不能及之处,无疑是推进立法监督更为现实的路径。事实上,自2000年立法法正式确立法规审查建议权后,公民、社会组织等“上书”要求审查有关法规的事件便绵延不绝。然而在相当长的时期内,由于制度设计不足,大量审查建议始终处于“研究”状态中。去年立法法修改后的一个重大改进是,对于法规审查建议,明确相关机构应当向提交者反馈审查情况,并可以向社会公开。据悉,对于去年收到的200多件审查建议,有关机构已向14位公民和4个组织进行了书面反馈。
    这一进展无疑值得称道,但也应当看到,目前的反馈还局限于“一对一”的状态,“可以向社会公开”的制度设计也因缺乏强制力而迟迟未能兑现。审查机构发现的一些“问题立法”,无一例外地采取了与制定机关沟通协商、由其自行纠错的方式,其内部协调的过程、结果等同样处于封闭状态,而未能向社会公开,为推进立法监督所付出的巨大努力,也就难以更好地转化为示范和警示效应。
    立法监督信息公开不足的困境,很大程度上源自政治生态的掣肘。但是,对于立法监督制度价值的理解,不应仅仅局限于阻止劣法通行的结果论,更因上升到民主政治的高度。正因为立法难以避免人为的错误,才需要建立立法监督制度,而人民作为权力本源意义上的立法者,评判立法的正当性、合理性等,乃是其不可剥夺的民主权利。更重要的是,立法监督过程和程序的清晰展现,远比监督结果的获取更具启蒙意义。而公开化、活生生的立法监督实践,也远比纸面上的制度设计更具说服力。
    正因此,以法规审查建议权为切入点,以信息公开为突破口,应是当下推进立法监督的关键所在。如此,或许将使一些“问题立法”制定机关的“脸面”有所折损,却能加固全社会对于法制公正的信心,并逐渐倒逼出制定机关自觉接受监督的意识。而监督机关与社会力量的良性互动,也必将进一步激起全社会的监督热情,使全民监督立法真正走向常态化,进而转化成捍卫立法公正最强劲的动力。■

 

 

(作者:阿计 编辑:陈彩艳)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

《人民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5001378号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8387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27/D 邮发代码:42-211
广告经营许可证:湘工商广字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