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特别关注 | 湖南报道 | 法治案例 | 人大创新 | 人物 | 人大研究 | 法治调研 | 民主先声 | 议会 | 视觉 | 争鸣 | 视频 | 人大智库 | 文苑 | 电子版杂志 |

新闻热线:85309264 收藏首页 我要投稿

老实的莫美和厚重的《墨雨》

时间:2016年05月16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80D54EA0-DE05-43B5-BECB-4D01E772CA51_副本_副本.jpg

 

 莫美兄这回是真的美了!
    5月7日上午,湖南图书城里人声鼎沸。莫美兄笑得很灿烂,正忙得不亦乐。他飘逸的题签,落在散发油墨清香的书页上,黑色的书法线条,与封面白色的米芾体“墨雨”一样厚重。读者们买了他的长篇小说《墨雨》,边津津有味看书,边排队请他签名。
    在封面上,该书责任编辑田小爽写了特别的推荐词:“一部全景式描写大革命时期农民运动的史诗作品。”在签售仪式上,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席王跃文如此推介:“《墨雨》的历史的真实性,可以征服我们。这是我们去年以来,湖南长篇小说创作一个重大的收获。”但很快让莫美有点美中不足的是,书准备得少了,近千册《墨雨》早就被抢购一空。没买到此书的读者,连忙上天猫网,嗬,这书卖得真火,竟然断货了!
    一打听,《墨雨》4月份出版后, 在全国各大书店发行,刚上网销售不久,就在当当、京东、亚马逊等大牌网站位居销量前五位。还未签售新书,一版第二次印刷的书就快卖完了,作家出版社已通知印刷厂第三次加印。这书卖的那个美啊!让我等还在继续为他人做嫁衣裳的码字匠,在图书城里对他羡慕不已,梦想将来也能这么美一回。
    时光荏苒,但如烟往事仍历历在目。2003年,身居要职的莫美还分管故乡的党史工作,在审读《中国共产党涟源历史》第一卷(1921—1949)初稿时,大革命时期农民运动的一个真实故事深深地刺激了他,引发了研究农民运动的浓厚兴趣。他决定创作一部长篇小说,为此做足了功课。
    为尊重和全面了解历史,他开始收集整理有关资料。假日里常往家乡的村庄跑,到处寻找大革命时代的蛛丝马迹。自费到双峰、安化、新化、湘潭、湘乡、长沙、攸县,以及广东、江西等地,在图书馆、档案馆里留连忘返,查阅当时的文献、报刊等资料,寻访农民运动中有关当事人的后代,找史料收集者切磋,用心搜集、阅读了上百万字的文字资料。
   为更好地驾驭历史素材,他用严谨科学的调查统计方法,反复揣摩弄清了当时的乡村治理结构、地租及计算方法,稻谷在春荒和秋收时的不同价格,长工的年俸和短工的日薪,教师的工资和军人的津贴。一晃就是8年过去,莫美如此痴迷农民运动,还在老老实实做功课,朋友们都替他着急。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2011年6月21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那天深夜,莫美打开电脑,在键盘上敲下了:墨雨。一晚敲一点,一晚敲一点,半年多后,便敲出了这部长篇小说的初稿,足足30多万字。
    数年前在湖南省“两会”期间,我拜读了该书的电子稿。莫美用散文诗的笔调开头,写平安县杨柳镇中字坪的如画风景,写那场突如其来的诡异暴风墨雨,洋洋洒洒近2万字的开篇铺垫,一下吸引了我的眼球,大快朵颐。他以批判现实主义收尾,还融进了象征主义的写法,以湘中平安县大镇杨柳镇为主要展现的舞台,成功地塑造了一大批个性鲜明的典型人物。特别是《墨雨》中书落壳、朱滑背、大毛、二毛等无业游民或痞子、梅浩然和吴有如等乡间士绅或知识分子、红春子等戏院女伶、猫贩子等勤劳的土财主、梅思贤和鲁飞等农民运动领导者、吴思齐等胆小淳朴的农民、张四科等盲从燥动的长工、陆大郎等懦弱无能的人物形象,这在中国乡土文学史上,都堪称特立独行。
   杨柳镇下了场像墨水一样的雨,显然是莫美经过艺术加工的结果,但这是他的思想表达载体之一。这条贯穿全书始终、背负着体现这部作品的精髓和主旨的重要任务的隐线,极具文学创作中隐喻的无限美感,同时也奠定了《墨雨》的创作基调:魔幻现实主义。
   《墨雨》就是这样一本厚重的书,记载了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把我带回了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似乎看到了故乡大革命时期鲜为人知的真实故事,特别是在当时“有土皆豪,凡绅必劣”的极左倾路线指导下,一些地方涌生了过激失控的做法,使主人公之一的书落壳等吃喝嫖赌、无恶不做的当地流氓趁机上台,操控一些乡村农会,对乡间等靠勤劳致富的殷实户、开明士绅和知识分子等,展开了疯狂的报复行动。
    村农会委员长就可以随意决定枪毙人,那些杀人如草芥的狰狞岁月,让我瞥见了当年的残酷场面,一些乡村底层的暴力行动纷至沓来,旧的社会制度分离崩析,用暴力建立的新秩序又被暴力推翻。盲从、暴动、夺权、抢劫、游街,甚至随意鞭挞、杀戮,不断地充斥着乡间,人性里最卑劣残忍的一面,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无限扩张了。
     抑制不住先暏为快的兴奋,我红着疲惫的双眼,给莫美发短信息,惊呼:“这是一部南方版的《白鹿原》!”也知晓此类特殊题材的写作遭遇,有点担忧,又发了一条:“这样题材的作品,您真的敢去发表?”莫美娓娓道来:“《墨雨》中的主要情节和细节,都是生活中曾经发生过的,如梅浩然卖田办学、借粮解困,张麻子支持北伐、游团枪毙,书落壳做鼓棍、输钱卖田,猫贩子三十初一拾狗粪、农闲时候吃炒谷,吴思齐梾田偷懒、吃了排饭肚子痛,张立功杀书落壳,农民用鸟铳打死县长,插田、挖红薯时打山歌,打醮供奉的倒脚菩萨,乃至诡异的墨雨、八斤半的大田螺等等,都是有真实的原型故事。”
    《墨雨》的选题是如此真实,写作又是这样大胆。老实的莫美向我坦承,他其实曾经非常的纠结,所以迟迟未动笔。自从踏进这片禁区后,他既有窥见真实历史的惊讶,又有对现行写作题材限制的顾忌。
    但随着莫美对尘封历史的深入了解,特别是每每在夜深人静时,面对近百万字的史料,密密麻麻写满了的十多本读书笔记,“一些人物、场景老是在我脑海里晃来晃去。我感觉对当时的生活就像现今一样熟悉,仿佛就是当时的人,参与或见证了那场运动。”写与不写《墨雨》?酒喝了一盅又一盅,烟抽了一根又一根,常常让他欲罢不能?经过整整八年的调查、思考、沉淀后,他才开始写作此书。
    艺术源自生活,既要忠于历史,又要高于生活,长篇小说的写作过程,其实是非常艰难的。如莫美率直的为人一样,他的写作手法也非常老实。10多年来,莫美收集资料、构思创作,可谓殚精竭虑,占用了他大部分休息时间。2012年,湖南省作家协会将《墨雨》列为重点扶持作品,是娄底市当年唯一入围的作品。莫美以冷峻的眼光,过人的胆识,对那场曾发生在中华大地上的“激情燃烧、狂飙突进”的农民运动,对故乡那些真实历史,又进行认真的研究和取舍。在深刻的历史反思中,他常常夜不能寐。
     反复思考之后,再诉之于笔端,一些细节就重写了。从2012年初动手修改,到《墨雨》出版,先后六易其稿,耗时4年多。莫美惜字如金,字斟酌句,对《墨雨》改了一遍又一遍。书中曾经引用了一些历史文献的重要内容,经多次修改后,这样的公文表述已鲜有踪迹,文字越来越精彩纷呈。在深夜里,他常沉醉在修改的痛并快乐着之中。
     特别是书中对乡情民俗的描写、对方言俚语的运用、对人物对白的表述、对矛盾冲突的设计、对故事情节的取舍,既井然有序又跌宕起伏,给我带来了感官上的美好享受,又引起了思想上的强烈共鸣。
     因为写作选题特殊,一些业内外的高人看过此书后,均为之惊诧。著名文学评论家、出版家刘清华极力推崇此书,使文学名刊《芙蓉》2014年得以釆用,责任编辑以《杨柳故事》为题,从书中选载了10多万字。
     作品中激烈的矛盾冲突,独具梅山文化特色的乡风,如诗如画的民俗,有机融合在一起,散文诗的笔调,正宗地道的涟源方言,无不引人入胜,发表后好评如潮。著名学者、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王鲁湘给予高度评价:“《墨雨》钩沉大革命漩涡中乡土社会无从逃避的撕裂与疼痛,真实得有一种天机被泄露的感觉;书落壳等独特的人物形象,为中国文学长廊增添了新的雕像。”
    老实的莫美竟然如此胆大,敢于冲进写作盲区,很多人佩服这个老实人的才华和胆识。某日一起小聚,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姜贻斌对我说:《墨雨》和莫美的为人一样,写得太老实了!但他有思想上的胆识,这是一部反思大革命时期的好作品。”转过头,他又对莫美赞道:“《墨雨》可以和前苏联著名作家帕斯捷尔纳克(1958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日瓦戈医生》相媲美。”莫美坦言:“为人也好,为文也好,我也有过不老实的想法,但做不来。也许,老实也有老实的好处吧。”
    同样在上个世纪初期,前苏联的十月革命深深地影响了全世界历史的进程。在那个特殊的时代里,以革命的暴力战胜反革命暴力非常普遍,这一场革命洪流,对个体生命究竟会造成什么样影响?处在社会底层的个体命运在时代中是如何沉浮的,这应该是文学所应该关注和描述的,《日瓦戈医生》就是这样一本名著。姜贻斌的此番比对,让大家深有同感。    
   众多业内名家齐集《墨雨》签售仪式,王跃文主席还在妙语连珠,让我等醍醐灌顶,“史书成谎言者并不鲜见,小说为信史者却非孤例。《墨雨》真实地描写了上世纪二十年代的湖南农民运动,其残酷惨烈应为那场席卷华夏的中国乡村革命的缩影。历史可以怀念,可以反省,可以论争,可以褒贬,但绝不可以歪曲和遗忘。”

注:莫美本名梅国华,系湖南省涟源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作者:梁斌勋 编辑:陈彩艳)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

《人民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5001378号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8387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27/D 邮发代码:42-211
广告经营许可证:湘工商广字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