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特别关注 | 湖南报道 | 法治案例 | 人大创新 | 人物 | 人大研究 | 法治调研 | 民主先声 | 议会 | 视觉 | 争鸣 | 视频 | 人大智库 | 文苑 | 电子版杂志 |

新闻热线:85309264 收藏首页 我要投稿

穿草鞋的州长

时间:2016年11月02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石邦智(右一)与科研人员在田间考察。

 

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成立59周年、暨老红军石邦智同志逝世10周年之际,我们怀着深深的敬意,缅怀他在湘西自治州25年工作中与民众同甘苦,共患难,发展农业水利,开拓公路交通建设中的伟绩。

石邦智同志是位老红军,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南泥湾大生产运动,解放战争,湘西剿匪斗争。南征北战,他经历18年血与火的战斗洗礼,经历大小战斗150多次,前后3次负伤,荣立大小战功17次,荣获八一勋章和解放勋章。1952年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分别担任过湘西苗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湘西苗族自治州委副书记、州长,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长、党委书记、州革委会副主任、主任。在湘西自治州长达25年的工作中,保持着红军的本色,心系人民,深入群众,深入基层,为人民谋福祉。常常穿一双草鞋下基层,与民众打成一片;艰苦奋斗、勤俭为民、廉洁奉公,忘我地工作,呕心沥血为湘西人民谋福祉、谋发展;他为人正直,办事公道,两袖清风,湘西的山山水水留下了他的足迹;因此,深得苗、土家、汉等各族人民的拥护和爱戴。湘西自治州人民给予他一个美名,叫“穿草鞋的州长”。 



与人民群众共甘苦  


湘西自治州刚解放时,到处是千疮百孔,人民生活苦不堪言。湘西苗族自治区刚刚成立,当选为苗族自治区主席、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长的石邦智同志深知肩上的担子十分沉重。百业待兴,千头万绪从哪里下手呢?他首先考虑的是全区一百多万人民群众吃饭穿衣的问题;要吃饱饭,首先要解决农业问题。于是,他决定要走下去,到基层搞调查研究。

深入到群众中去不怕苦,在1950、60年代石邦智同志每年下基层的时间是非常多的,他一贯的做法是:脚下一双草鞋走天下,老百姓吃什么、住什么,他就吃什么、住什么。他的秘书、警卫员常和我谈及他们跟随老红军石邦智州长下到花垣县、保靖、龙山、永顺、古丈等县调查研究工作的一些情况:1958年石州长到花垣腊乙村调查、检查工作,腊乙村是典型的苗寨,老百姓日子过得非常艰苦,石州长看到这种状况后,心里特别难过,但他还是鼓励苗族同胞们说∶“你们生活这么苦,我这个州长没当好啊!但我们有共产党、毛主席的正确领导,大家同心协力发展生产,日子就会一天天好起来的。”苗族同胞们看到石州长穿着一双草鞋来到苗寨看望他们,人人都非常高兴和激动。中午时分,社主任非常热情地请石州长到他家里去吃饭,没办法,只好去了,到屋里一看,就是一锅稀饭;没有菜,石州长对社主任说:“没有菜没关系,你家有干辣椒吗?”社主任说:“有。挂在炕上。”于是石州长从炕上取下一把干辣椒,擦掉上面的烟灰,石州长和社主任各拿一个辣椒,蘸上一点盐巴,一口稀饭,一口辣椒就这样开始吃了起来······在吃饭中,石州长给社主任说:“你们要好好带领全社社员们努力发展农业生产,解决吃饭问题”。吃完饭后,给社主任家里交了饭钱。这是石州长一贯的做法,雷打不动的。


1958年冬天到花垣县麻栗场检查高级社发展及冬耕生产情况。一连几天下着鹅毛大雪,天气异常寒冷,树上都结上了冰雪,水田里也结上了薄薄的冰层。由于天色已晚,就住社主任家里。第二天早晨起床,洗漱完后,在吃早饭时,石州长问社主任说:“要犁的水田犁完了没有?”社主任说:“还有几丘未犁完。”吃完饭后,石州长对社主任说:“走,我们犁田去!”说着就披上蓑衣,戴上斗笠,肩上扛犁铧,牵着大黄牛朝水田里走去。大家见此情景,十分惊奇地问:“石州长!天这么冷,田里都结了冰,你能行吗?”石州长笑嘻嘻地说:“我是农民的儿子,上山砍柴,犁地、犁田是我的看家本领。犁丘巴点田几下就犁完了,你们就在家等着我吧!”社主任劝说没用,只好陪着石州长到田间。看着他挽起裤腿,脱掉鞋子,下到冰冷的田里,利索地把犁铧和牛就套装好了。只听到他一声“哟——走!”这时只听见田里的冰块随着犁铧翻滚发出“碴碴”的破裂声;看他在田里,提起犁铧不断地来回转向;天上不断飘着雪花,石州长身上也披满了积雪,到中午时分,田终于犁完了,石州长的双手双脚冻得像红罗卜一样,从鼻孔里流出的鼻涕在他胡子上也结成了冰碴。在场的社员、干部看到此景、此情时无不为之感动,“石州长真不愧是老红军,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公仆啊!”


1962年7月我从部队回家探亲。回到吉首州府探望石州长时,办公室同志们说,“石州长不在家,下乡去了。”我问,“下到哪个乡?”“下乡到花垣县麻栗场排达鲁村。”我搭乘班车赶到了排达鲁村,进村时看到村里的干部、秘书和好些人在一边走一边喊,“石州长,你在哪里?”我快步走了上去,对他们说明了我的来意后,他们安排我在办公室等候,我说:“和你们一块找吧!”最后在山背后田地里找到了他:“石州长!我来看你来了!”我说。他老远就认出我来了:“老四,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你真不愧于是空军,从天而降啊!”我几步就跑到他跟前,一眼就看见他卷起裤腿、脚下穿着一双草鞋的双脚;我说:“你怎么穿草鞋子?小心棘刺刺着脚呀!”石州长说:“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时,战士们都是穿着草鞋走路、行军、打仗的嘛!我们不能忘掉红军的光荣传统,你返回部队时我送一双草鞋给你!”

当我要返回部队时,石州长真的从家里拿出一双他自己编织的麻布草鞋来说:“老四,你看怎样?你穿着它就会想起红军那艰苦奋斗的岁月······”我穿着这双草鞋从吉首到长沙,买了从长沙到昆明的飞机票。到大托铺机场候机室,我                                            提着一个提包,手里拿一把棕叶编织的扇子;过安检时,工作人员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登机后,空姐们把我安排在一排一号座位上后,她们就不理睬我了。我心里在嘀咕地说,“是不是因为我脚上穿一双草鞋,手里拿着棕叶扇子,看不起我们穿草鞋的人吗!”最后,飞机安全降落昆明巫家坝机场,飞机里走出来的全是机务组人员,乘飞机的只有我一人。此趟飞机成了我回昆明的“包机”了!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  

湘西州是一个喀斯特地貌的大山区,山多、天坑多、溶洞多,而水少。在一个十年九旱的地方,要解决群众的吃饭、喝水、农作物灌溉、电力等难题,谈何容易。石州长深知这一问题的重要性。他思考的是如何加强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加快农业生产,为农民增产粮食的问题。他多次和分管农口战线的副州长石元机同志进行过多次交谈、调查、研究、分析。他以身作则,穿着草鞋带着秘书、警卫员,下到各县去,翻山越岭找水源:在古丈县田家洞攀越悬崖龙断山,开山辟岭,把白虎洞、吊洞的水引了出来。60年代,石州长多次穿着一双草鞋到龙山洛塔调查研究和指导工作;洛塔山高、石头多、地下洞穴纵横交错、阴河水量充足;民间流传说:“天干三日地裂开,庄稼禾苗尽枯黄,地下阴河水滚滚流,地面滴水贵如油”的地方。这是对洛塔的真实写照。有一年他到洛塔公社调查,还是穿着一双草鞋,背着秘书、公社干部和人群,自己悄悄地一个人爬到海拨1430米高的洛塔山界,翻山越岭,爬过陡峭山崖调查了五个大队,又仔细了解荆家寨天坑堵水工程的情况。此时,在山上已行走了三个小时,也是日落西山了。当他回到公社时,一个人影都没有(大家分头去找石州长去了)。各路岀去寻找石州长的人都陆续回来,见石州长安然无恙回来了,才松了一口气。公社领导对着石州长说:“石州长,你单独爬山,太危险了,一旦出了问题,在场的我们哪个人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吗?”石州长听了后笑着对大家说:“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以后改正。”

晩上听完公社领导班子的汇报后石州长说:“我们应从抓农田基本建设开始,以解决洛塔缺水为突破口,从而解决洛塔人民缺粮少吃的根本问题。洛塔只有解决缺水的问题,才能搞好粮食生产和其他农业生产。而洛塔荆家寨天坑堵水利工程;是洛塔水利的突破口,以点带面。”洛塔人民以“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下天坑、堵阴河,凿山为渠,引水造田”,经过几年时间艰苦奋斗,克服天难险阻,下天坑堵截阴河水,开渠道终于把天坑里的水引出地面;这种战天斗地,艰苦奋斗的精神,成为湘西州、省里农业战线的一面旗帜。1966年9月在修建花垣小排吾水库工程建设中,他亲自参加到民工挑土比赛队伍中去。花垣兄弟河、佳民冲引水工程更是一个典范;引水工程:首先要在美惹坡凿个二华里多路长的隧道,在当时,凿隧道的技术、工具设备都很落后,但凭着干部工程技术人员、广大人民群众的智慧和干劲,艰苦奋斗的精神,引水工程在1965年4月1日动工,经过8个月零8天的时间,于1965年12月17号引水隧洞贯通及后来系统配套工程的完工,解决了二镇一乡39个村2.45万亩农田灌溉及县城45个国营、集体企业和三万多城乡人民的生活用水用电的问题;佳民冲等地的农业灌溉、花垣城居民生活用水、塔里水电站发电,至今仍在发挥着积极的作用。此项工程创造了花垣水利史上的奇迹,在当时是全州水利工程中的第一个长洞。

石州长在湘西自治州工作25年中,修建大小水库约66座,灌溉面积达77万多亩,解决了大部分农田灌溉缺水问题,粮食基本达到自给,人、畜饮水和水利发电不足的问题也得到初步解决。

 

 

要想富先修路

湘西地处武陵山脉中段,境内崇山峻岭,山高坡陡,峡谷多;人们常说:“隔谷能喊话,相见走个死。”溪河纵横,交通闭塞;“出门就爬坡,全靠背笼箩筐挑,翻山越岭压断腰。”这是湘西当时真实情况的写照 (解放前只有国民政府修建的湘川公路湘西段—泸溪县至秀山约180公里)。物资进出主要靠酉水、沅水、武水等水路运输,但它又受到自然灾害的严重制约,量少,周期长。湘西的特产—桐油、木材运不出去,人民群众急需的盐巴、布匹等物资运不进来,这就严重地制约了湘西民族经济的发展,影响到100多万湘西人民群众的生活。湘西解放,时任苗族自治区主席的老红军石邦智同志深感责任重大,他穿上草鞋,徒步跋山涉水到各县去搞调查研究。自当起苗族自治区主席,即兼任永(顺)大(庸),永保公路,公路建委主任,就开始组织政府、工程技术人员、动员广大群众进行施工;到1953年初,苗族自治区东南西北公路干线已形成。

1955年在修吉凤公路中,工程施工艰难,石州长是公路建委主任,穿着一双草鞋,到工地与民工们同劳动;在三拱桥乡狗儿垄路段的万溶江岸悬崖峭壁,施工极为艰难,筑路民工,身绑绳索,架云梯,用钢钎火药凿岩削壁,石州长多次亲临现场指挥。在修建永(顺)龙(山)公路中时最艰难的,莫过于要横穿武陵山脉东段陡峭、悬崖的高山。由于事先没有测量、勘察、设计,盲目上马,出现了许多严重问题,石州长抽调当时在吉凤公路责任施工的公路工程师常振西去检查指导,后石州长又亲自专程到长沙找领导汇报请来专家,最终决定由省、州公路技术部门人员重新勘探、测量、设计和提前开工(1956年8月)。


在一年多的艰苦施工中,没有碎石机设备,就用人工一点点把石头捶碎,公路面上铺的大小砂石全是民工们一点点捶出来的,石州长穿着一双草鞋,多次到施工现场检查指导工作,有一次,他亲自和人称“碎石机”的田光汉民工进行碎石比赛,看谁碎的多!看他坐在石头上,右手拿着8磅的铁锤,左手拿着用草捆扎成的一个园圈套,把巴掌大的石头放进去,铁锤高高举起,重重落在石头上,石头立即破成若干小块了,不一下干的满头汗来,大家看他干得这么认真负责,齐声喊到,“石州长,休息一下吧!”这时,他才抬起头来,看了看田光汉师傅,他已锤了一大堆砂石了,明显地比自己多的多,这时,他才站起来走到田光汉身边握住他手说:“田师傅,今天比赛我输了,你锤的比我多,你赢了。我们修公路用的砂石很困难,就是需要像你这样的人,越多越好呀!”没有压路机,石匠师傅把大石头凿成8吨重的石头滚子,用人力前后碾压路面。经过各级干部、工程技术人员、全体民工共同努力、艰苦施工,约100公里的永—龙公路于1957年11月通车了。

在石州长把修公路的事,摆在自己的议事日程上来,亲自负责、组织、施工的情况下,“一五”期间实现了县县通公路,通车里程541公里;到1961年全州通车里程约1230公里;在石州长调到省里前的一年(1976年初),全州98%的公社都通了车。70年代初,为了有一条南北贯通湘西州的铁路,石州长多次奔波于吉首—长沙—北京之间,找有关部门、部委,不遗余力,据理力争,冲破各种阻力,最终,为湘西人民争取到一条贯穿二县、二市约200公里长的铁路线;使湘西人民第一次在家门口能坐上火车了。解决了全州物资进出的畅通无阻;在铁路、公路两旁,衍生了许许多多的国营企业、私营企业和个体经营户,民族经济得到磅礴地发展,人民群众出门坐车、所用的物资进出用汽车拉,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湘西人民祖祖辈辈行路难的历史,结束了。                                              

虽然老红军石州长逝世十周年了,但他穿着草鞋爬雪山、过草地,走在湘西自治州的山山水水、乡间小路、田埂、土地上的身影和人民群众谈笑风生的情景至今仍在我的脑海里历历在目。             

 (丙申年八月十五日写于长沙)


(作者:石邦正 编辑:吴迪)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

《人民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5001378号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8387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27/D 邮发代码:42-211
广告经营许可证:湘工商广字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