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特别关注 | 湖南报道 | 法治案例 | 人大创新 | 人物 | 人大研究 | 法治调研 | 民主先声 | 议会 | 视觉 | 争鸣 | 视频 | 人大智库 | 文苑 | 电子版杂志 |

新闻热线:85309264 收藏首页 我要投稿

落马的省委书记们都什么下场?

时间:2017年08月08日 信息来源:政知见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近一个多月来,重磅消息不断。

从7月11日王三运落马,到7月20日黄兴国被公诉,从7月24日孙政才被宣布“被立案侦查”,再到8月4日王珉一审被判无期。这些消息因事关省级党委书记,都引起广泛关注。

今天要说的,就是省级党委书记们落马后,都面临什么样的结局?

落马书记的刑期

书记落马,非本届反腐“标配”。

十八大之前,北京原市委书记陈希同、贵州原省委书记刘方仁、河北原省委书记程维高、云南原省委书记高严、上海原市委书记陈良宇,以及重庆原市委书记薄熙来等都是中共反腐的成果。

十八大以来,至少有7个在任或原任省级书记落马:

江苏原省委书记苏荣、云南原省委书记白恩培、河北原省委书记周本顺、辽宁原省委书记王珉、天津原市委代理书记黄兴国、甘肃原省委书记王三运,重庆原市委书记孙政才。

政知见先说十八大之前落马的6个省级党委书记的下场,刘方仁、薄熙来两人被判无期;陈希同、陈良宇两人获有期徒刑,一人16年、一人18年;高严外逃;程维高被降级。目前,这6人中,陈希同、程维高已去世。刘方仁、陈良宇、薄熙来仍在监。

十八大后落马的这7人,已宣判的4人中,周本顺领刑15年,苏荣、王珉被判无期,白恩培被判死缓,是终身监禁第一人。另外3人,黄兴国已进入公诉阶段,王三运和孙政才刚刚落马不久,还在调查阶段。

更详细的内容请看下表

 

△落马省级党委书记情况统计

叛逃

高严在任云南省委书记时究竟有没有事,政知见不敢下结论,因为他出逃境外后,有关他的腐败案件进展就鲜有报道。

简历显示,高严曾于1995年6月任云南省委书记,后在1997年8月任电力工业部副部长,1998年3月任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2002年9月,时年60岁的高严出逃境外,算来,如果他还健在,今年他已经75岁了。

早在2008年10月30日,杭州市公安局曾发布通缉令通缉高严。通缉令显示,他拥有三个身份证,除本名外,还拥有高庆林、张传伟两个假身份,另有4本护照和1张港澳通行证。此外,还说他“患有腰椎病(发病时坐、起、躺有困难)”。

高严是迄今为止中共外逃级别最高的官员,他的下落十几年来一直是个谜。

据《凤凰周刊》报道,“身在国外的高严可能早已更换了新的身份过起自由的生活,甚至可能整了容。” “据咨询澳洲官方多部门人士得到的信息综合判断,各方面均不掌握确切信息。如果高严确实在澳洲,可能澳洲情报部门知其下落,但不对外公布。”

2015年4月,中纪委曾发布红色通缉令,称有10人被认为可能藏身澳大利亚,其中没有高严。不过,澳洲媒体报道称,中方一名官员表示,北京和澳大利亚正在寻求合作,将高严从堪培拉遣返。

卖官

十八大后落马的原省委书记,至少7人,已宣判的4人(苏荣、白恩培、周本顺和王珉)中,均犯受贿罪。其中,3人收钱过亿。受贿的原因,也有一个共同点,即为他人在职务晋升上谋取利益。民间俗称——“卖官”。

苏荣和白恩培,先后任青海省委书记。后苏荣辗转甘肃、江西两地任省委书记,而白恩培成为云南省委书记。再之后,苏荣获无期徒刑,白恩培则被判死缓,并成为“终身监禁第一人”。

先看苏荣(十八大后第一个因贪腐落马的副国级官员)。

苏荣受贿时间跨度长达13年(2002年至2014年),这一段时间,与他担任青海、甘肃和江西省委书记的时间重合。不过,程度有差别。中央纪委在调查中发现,苏荣在青海和甘肃,虽然也有问题,但都不大。到了最后一站江西,才开始无所顾忌,大肆贪腐。

“我算了一下,副厅级以上干部给我送钱款和贵重物品的人数达40多人。”苏荣在“忏悔录”中如是说。其实,苏荣卖官,上至省级下至副县级干部,行贿人说他是批发“官帽”的商人。

苏荣治下的江西,有5个“老虎”落马(赵智勇、陈安众、姚木根、许爱民、刘礼祖),媒体报道称5人均与苏荣有关,前三人送过礼,许爱民被爆与苏荣妻子关系密切,刘礼祖则与苏荣力主的一号工程有关。

2001年就开始担任云南省委书记的白恩培,也曾“卖官”。“白恩培时期,云南官场文化到了不以事情和能力来判断的地步。”一位云南商界人士对媒体称。

白恩培的妻子张慧清有一个小本子,记录了所有送礼的人,“这个笔记本里有高劲松”。曾以“救火队长”身份接任昆明市委书记的高劲松,曾先后两次通过张慧清向白恩培行贿港币200万,履职不足一年便被打落。

敛财

如何贪腐?

2004年6月29日,北京市二中院一审宣判贵州原省委书记刘方仁犯受贿罪,获刑无期。他受贿的方式,是“单独或伙同其儿媳易阳”收钱。这样的收钱方式,在十几年后的现在依然存在。

△刘方仁受审

这些落马的书记们,除了直接收钱,白恩培是“通过其妻”,周本顺是通过妻子段雁秋、儿子周靖,王珉也“通过他人”敛财。

怎么收?

其一,收钱。

2004年9月,刘方仁儿媳(因受贿罪获刑15年)一审,她说,在收到500万的好处费后,“和丈夫一道跟爸爸说,‘这笔钱我是帮全家人找的。’2002年7月,我们商量了这500万元的分配及取款方案:爸爸妈妈(刘方仁夫妇)200万,我丈夫的大哥、大姐各50万,我和丈夫及孩子200万元。”

说到家族式腐败,不得不提的,还是苏荣。

“我家成了‘权钱交易所’,我就是‘所长’,老婆是‘收款员’。”苏荣这样说。据称,于丽芳收某领导干部钱后,让苏荣提拔其职务,苏荣答应帮助解决,但未能如愿,于丽芳就和苏荣大吵大闹,苏荣只好辩解说“我已经尽力了,别再闹了”。

据澎湃此前报道,苏荣有14名家庭成员涉案,敛财方式是“夫妻联手、父子上阵、兄弟串通”。

其二,建立商业帝国。

典型的,如周本顺儿子周靖。

据此前新京报报道,在周本顺任湖南省公安厅及中央政法委期间,独子周靖在湖南商界纵横,并结识江苏原省委秘书长赵少麟之子赵晋,一手缔造了涉及政府工程、房产、汽车销售、金融投资的商业巨舰,成为“周哥”。

这样的方式,也发生在多年前落马的程维高身上。

2003年8月9日,程维高被开除党籍,撤销正省级职级待遇。在当时的通报中,程维高“插手行政事务,为他人和其子程慕阳谋利,给国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放任配偶子女利用其职务影响,进行违纪甚至违法犯罪活动”。

而程慕阳,仍未归案。

2015年4月22日,中央追逃办集中曝光“百名红通人员”名单,程慕阳在列。

今年4月27日,中央追逃办首次以公告形式,曝光“百名红通人员”中22名涉嫌职务犯罪和经济犯罪的外逃人员藏匿线索,其中透露,程慕阳居住在加拿大,由河北省挂牌督办。

撰文| 孟亚旭 编辑| 邹春霞

资料| 南方周末 财新网 央视新闻 正义网 人民网 凤凰周刊 中国经济周刊等


(作者:佚名 编辑:蒋海洋)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

《人民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5001378号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8387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27/D 邮发代码:42-211
广告经营许可证:湘工商广字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