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特别关注 | 湖南报道 | 法治案例 | 人大创新 | 人物 | 人大研究 | 法治调研 | 民主先声 | 议会 | 视觉 | 争鸣 | 视频 | 人大智库 | 文苑 | 电子版杂志 | 品牌 |

新闻热线:85309264 收藏首页 我要投稿

双牌县泷泊司法所:以群众的利益为出发点,将索赔进行到底

时间:2018年01月09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因人货混装而死亡,赔偿问题涉及三个车主、两个雇主,当事人涉及两县五乡镇,如何获得赔偿迷雾重重。双牌县司法局泷泊司法所以群众的利益为出发点,拨开重重迷雾,将索赔进行到底。


突如其来的车祸 顶梁柱轰然倒下

李某是双牌县泷泊村五组人,因城镇化建设,居住在县城平阳路12号,有一个门面出租,平常夫妻俩靠打零工为生,女儿已出嫁,儿子刚刚学业有成,家庭虽然不是很富裕,但生活得有滋有味。

2017年12月28日,李某接到了雇主燕子的电话,就约了胡某、刘某等三人与平常一样去开发区装卸货物。连续在三个工厂装好了锯木灰,但车厢还没有装满,于是货车司机吴某就开车向第四个工厂行进,因李某等三人全身都是灰,三个人就蹲在车厢的货物上,随着货车的颠簸有说有笑,此时谁也没有意识到人货混装的危险性。11时左右,货车行驶至工业园的十字路向右转时,李某突然被甩了出去,头部着地。随后,李某被送至医院紧急求救,但因伤情过重,次日中午医院宣告临床死亡,家庭的顶梁柱轰然倒下。


启动主动调解机制 激动情绪渐渐稳定 


图为1月5日调解最艰难的时刻。


李死亡后的第二天,泷泊司法所知悉后立即启动主动调解机制应急预案,及时赶到现场进行吊唁和对其家属进行慰问。

然而家属的情绪却十分激动,其原因是司机虽然被拘留,但其家庭十分困难,赔偿5.8万元后基本上就没有再赔偿的能力了,而雇主却一直未露面。

情绪激动的家属们安排了四辆车向开发区行进,准备寻找雇主要说法。在劝说无果的情况下,司法所的工作人员只能随车前行,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扩大。

此次事故司机方虽然困难,但涉及两个雇主,就赔偿问题可以先要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司机追偿。行进中的解析使家属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些,他们清楚司机家庭是困难,但雇主还是有一定的经济实力的。

连续寻找了两个工厂后联系上了雇主屈某,屈某答应第二天到泷泊司法所协商。家属们的情绪渐渐稳定了,同意第二天派代表参加调解。


依法依规计算赔偿 短信奠定调解基础

回来后调解员当场核算具体的赔偿金额。李某53岁,父母已故,最小的孩子20岁。该案涉及的赔偿主要是:医疗费已由雇主燕子垫付;死亡赔偿金11930*20=238600元;丧葬费4490.75*6=26944.5元;被扶养人生活费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另外加上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上述款项合计32万元。对此家属方表示同意,但要求尽快拿到钱。

当晚调解员通过短息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1条第1款的内容发给雇主方,同时通过短息提醒雇主方自行上网搜索“雇主责任与交通事故侵权责任竞合案例整理”。雇主方阅读后表示明天会请律师参与调解。

至此,调解的基础可以说是相当不错了。


心平气和当面调解 互谅互让定意向

2017年12月31日上午,泷泊司法所组织家属方与雇主方聘请的律师在泷泊镇人民调解庭进行了面对面的调解。

当天调解的氛围相当不错,双方很快就达成了初步意向。双方对32万元的赔偿金额均表示了同意,律师表示会尽快将赔偿金履行到位,但支付后需要家属签署谅解书,以便于在追究司机吴某的刑事责任时,能取得法院的从轻判决;家属对此予以理解,并明确表示同意。

因人货混装而引发的死亡赔偿纠纷眼看就要圆满解决。但当晚却风云突变。


风云突变起风波 赔偿金额难收齐

2017年12月31日晚。律师来电告知:该起人货混装导致的死亡赔偿纠纷涉及的车主系司机等三人合伙经营,同时又因雇佣关系涉及两个雇主,聘请其为律师的屈某既是货车合伙人之一,同时也是雇主之一,其代表屈某分摊赔偿金后,因涉及人员较多而无法将赔偿金收取到位,雇主、车主之间发生了互相推诿。而屈某明确表示不可能一个人承担全部的民事赔偿责任。情况急转而下。

想方设法凑赔偿 多方举措去索赔

面对风云突变的局面,泷泊司法所多次与屈某协商,屈某答应再凑4.2万元给家属方,希望家属方先行安葬李某,但家属方却明确表示赔偿金必须全部到位后才能安葬。

泷泊司法所立即代写了两份起诉状。以雇主为被告的起诉状初稿发给雇主方后,屈某表示已支付的10万元赔偿金内,雇主燕子出了2万元,司机出了2万元,车主陈某出了1.5万元,屈某本人既是车主又是雇主,出了4.5万元。屈某希望剩下的赔偿金与车主陈某平均分摊支付。

以车主为被告的起诉状初稿发给陈某后,外县的陈某终于在2018年1月3日到所协商。虽然货车是三个人合伙,但并没有签订合伙协议,而购车合同是陈某一个人签字的,货车虽没有过户,但原车主不承担责任。了解了此事的法律后果后,陈某答应再支付6万元,但表示需要时间去凑钱。

以此为基础再与经济实力最强的屈某协商,屈某表示愿意再支付10万元。相差只有6万元了,但货车在那,基本上是可以调解成功了。


最终调解差点失控 千辛万苦签订协议

2018年1月5日下午,调解的基础基本上形成,泷泊司法所组织各方当事人进行面对面调解,原本要求家属方派5个代表参加的,但泷泊村却有三十多人到场。

要求家属方选出代表后,各当事人开始协商协议的具体内容。协议几经易稿后,17时20分,各当事人均表示了同意,但要求按协议先当场支付16万元时,陈某却表示没有凑到钱,已经停尸八天的家属方愤怒猛然爆发,局面差点失控。要求陈某立即电话联系凑钱事宜后,家属方情绪稍微稳定下来。一直联系到19时,陈某未凑齐6万元钱,家属方要求陈某为李某守夜继续想办法凑钱,陈某表示同意。

2018年1月6日上午,16万元的赔偿金全部到位,剩余的6万元由屈某保证于三个月内付清。中午已经互相成为朋友的各当事人共进午餐,下午14时各当事人在协议上签字,这起因人货混装导致的非正常死亡赔偿纠纷历经九天的磨难终于得到解决。


(作者:崔晓云 邓迎春 编辑:蒋海洋)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

《人民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5001378号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8387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27/D 邮发代码:42-211
广告经营许可证:湘工商广字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