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特别关注 | 湖南报道 | 法治案例 | 人大创新 | 人物 | 人大研究 | 法治调研 | 民主先声 | 议会 | 视觉 | 争鸣 | 视频 | 人大智库 | 文苑 | 电子版杂志 | 品牌 |

新闻热线:85309264 收藏首页 我要投稿

女干部替母寻凶10年 神秘人出160万让她别再追查

时间:2018年01月23日 信息来源:法律与生活杂志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2008年5月12日,河南省平顶山矿工路市消防支队对面发生一起车祸,伤者宋小玲(化名)在路上步行时被由东向西行驶的肇事车刮撞后倒地受伤(后因抢救无效死亡),肇事车向西逃逸。后经调查,交警找到了疑似肇事的蓝色面包车。

  2008年8月26日,河南金剑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报告显示“不排除面包车与死者相接触”。但由于证据不足,疑似肇事车辆被扣押一周后即被放走。同样的物证被送检至公安部,却未发现“可供检验附着物”。

  死者宋小玲的女儿齐霞(化名)说,母亲的离世很奇怪,曾有神秘人想出160万让她不再继续追查此事,但被其拒绝。为此,齐霞坚持替母寻凶已近10年,为何如此坚持?齐霞对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说“我想要的,只是一个真相”。

  母亲的离奇身亡

  2008年5月12日15时许,河南省平顶山市闹市区(矿工路市消防支队对面)发生一场车祸,事发后肇事车辆逃逸,一位7旬老太宋小玲在事故中不幸遇难。事发至今已近10年,肇事车辆和司机却仍未找到。

  “事发那天正好是汶川大地震,那段时间,我们家房子的拆迁安置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当天上午我母亲接到新程街社区通知,要她下午带着户口本去社区与康达房地产开发公司协商安置赔偿事宜。”齐霞称,就是在赴约的途中,宋小玲不幸遭遇车祸。

  齐霞说,由于事发的闹市区主干道上缺少配套的道路监控设施,事发周边的监控摄像头也未拍下车祸瞬间的情况。于是,宋小玲的家人在事发现场张贴悬赏公告,寻找目击者。一位出租车司机称事发时恰好途径此处,据其回忆,肇事车辆是一辆蓝色的面包车,并将他印象中的车牌号码提供给警方。

  2008年7月30日,河南省平顶山市交警支队事故处理大队委托河南金剑司法鉴定中心进行物证鉴定。同年8月26日,河南金剑司法鉴定中心出具豫金剑司鉴中心[2008]痕鉴字第[170]号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

  报告书显示:豫D-86**6面包车右前轮胎花纹与死者宋小玲裤子左裤腿的轮胎碾压痕迹纹理一致。死者宋小玲上衣背部碰撞擦划痕迹与豫D-86**6面包车后视镜在运动过程中,位置相对应,形状相吻合。鉴定意见:不排除豫D-86**6面包车与死者宋小玲相接触。

  “报告出来后,我们家属曾抱有很大的希望。但几天后,我再去交警队,警方说因证据不足,已经把这辆车放了。我问哪些证据不足,对方说,这个没有必要告诉你,这个属于警方破案的情况。”齐霞还说,立案通知书也没给我,我想调卷查阅也没有同意。

  河南金剑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报告书显示,死者宋某某生前所穿衣服上衣背部有碰撞擦划痕迹,且“附着有蓝色物质”。齐霞认为,这个蓝色物质是本案最重要的物证之一。她回忆到,当时交警支队曾表示,将进一步到公安部去做微量元素的认定。

  2008年8月28日,河南省平顶山市公安交警支队将疑似肇事车辆(豫D-86**6号车、豫D63**6号车)相关配件,及死者宋小玲的短袖上衣送检至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对衣服上的刮擦痕迹附着物与几辆汽车配件进行成分对比。

  同年9月10日,公安部物证检验报告(公物证鉴字[2008]4208号)显示,宋小玲短袖上衣上未发现可供对比检验的附着物,无法与豫D-86**6号车、豫D63**6号车油漆和塑料进行比对。

  “蓝色物质到底去了哪里?”齐霞对此提出质疑,并到河南金剑司法鉴定中心与公安部进行查询。2008年12月11日,河南金剑司法鉴定中心出具了一份“关于对豫金剑司鉴中心[2008]痕鉴字第170号《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的补充说明”。

  补充说明称,经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检验,“蓝色物质”并不存在。结合公安部《物证检验报告》分析“蓝色物质”是上衣纤维被碰撞挤压后,纤维颜色变化后形成的痕迹,并无蓝色物质附着。特此说明,给贵单位工作上带来的不便请谅解。

为母寻凶近十年

  为母寻凶近十年

  齐霞,曾是河南省平顶山市中原(集团)有限公司的皮鞋精品商场国际名品部主任(副科级)。死者宋小玲的女儿,因对母亲的死亡原因有所怀疑,自2008年5月12日案发后,开始走上了替母寻凶的道路。

  齐霞说,案发到现在已经将近10年,但是这个案子至今未破。“我母亲出车祸那天是2008年5月12日,截止到现在已经整整九年多了,快十年了,警方一直说案件还在侦查过程中,但是到现在也没个说法”。

  平顶山市政法委王姓副书记也曾表示:当事人家属曾通过信访的途径来反映情况,根据家属提供的线索,警方也曾刑事立案并进行侦查,“就这起交通案件来讲,目前尚未找到肇事车辆,还要继续查找线索破案”。

  齐霞告诉大白新闻,大约在2015年底,曾有一个神秘人给她打电话,约其到一个高档会所里面的KTV里面见面,“当时已经是晚上,我赴约后,对方提出,这个事情已经这么多年了,给你160万,别再告了,也别再说要求破案”。

  齐霞表示,她当时没有答应对方的要求。“为什么我母亲是在去谈拆迁安置的路上出事?为什么社区明知我母亲出事了却不告诉我?为什么被撞后送往的医院不是最近的而是路程很远的?为什么‘蓝色物质’没了?我觉得我母亲不是正常的车祸死亡,不管怎么样,我也要查清真相”。

  “母亲车祸前,我们有个很幸福的家庭,父母都身体健康。母亲的突然去世,把我的生活完全打乱,为了追求真相,我就把我的生意、店面转让了,放弃了自己钟爱的事业,全力以赴走上信访之路”。齐霞说,信访的这近十年,尝遍了人生冷暖。

  齐霞用“众叛亲离”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的处境。齐霞说,“我知道他们都是出于好意,但是因为近十年的信访,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周围的人都成了说客,说这么多年了也没个结果,还不如接受救助……有很多的旁观者不理解,说我认死理,偏执,我只是要个真相,到底怎么着了?”

  不过,好在有家人的支持让齐霞这么多年都坚持了下来。她的姐姐说“母亲走了之后,这个家就靠你了,不管走到哪一步,我都不埋怨”。哥哥说“想做那就去做,哥支持你,需要啥你说话”。妹妹说“不管走到哪一步,就是担心你的人身安全,要陪在你身边”。

  曾一度走投无路

  “这近10年对我精神上的打击很大,时间在一天一天的过,一年一年的过,马上就要到整十年了,父亲也已经八十多岁,案件到底有什么进展?何时是个头?我还要继续这样下去吗?我的父亲,家人,兄弟姐妹,我们该怎么去生活?”齐霞这样反问自己。

  齐霞说,她的目的不是为了要钱,她要的是真相。“为什么这么多年我都不答应,不妥协?因为我认为钱不重要,生命最重要,人的尊严最重要,我一辈子就一个生我养我的母亲,我有权利有责任,为母亲找出真相”。

  “母亲的离世对父亲的打击也非常大,因为他们夫妻感情很好,突然失去老伴儿心里一下子受不了。父亲身体越来越不好,所以我现在没法面对我父亲,我不敢回去,因为看到他苍老的样子……”,齐霞说,她一直想给父亲,对母亲的事有个交代。

  据了解,2015年12月13日,齐霞曾被平顶山市公安局中兴路分局行政拘留十日,理由是“2015年10月28、29日,齐霞在北京中南海周边非正常上访,扰乱公共场所秩序”。齐霞介绍称,后来她因此事向宝丰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撤销平顶山市公安局中兴路分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但被驳回诉讼请求。

  后来,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又一次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2016)豫终04行终153号行政判决书。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但是省高院也作出了(2017)豫行申80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齐霞说,曾有人说她不撞南墙不回头,认为她偏执,甚至有人还说她精神有问题。其实,齐霞自己知道,她自己现在进退两难,救命稻草到底在哪,官方要是再没有定论该怎么办……这些难题都一直在困扰着齐霞。

  齐霞多次表示,她就是想要个真相,赔偿可以没有,但是真相必须找出来。“不管是蓄意谋杀还是交通肇事,都希望能有个结果,我只是要个真相。只要相关的人承担了他应该承担的责任就行”。

  “我们老百姓也不求别的,就是为了一个真相,合理合法的,为什么受到这样的待遇?怎么就那么难呢?我就是要一个结果,凭什么有人说我不识时务,一意孤行,不如现实一点?不屈服不妥协要真相这难道不对吗?”齐霞说。

  官方的善意温暖

  齐霞说,近十年来,案子在朝着相对积极的方向在推进。“尤其是最近我感受到市领导的重视,官方有了积极的态度。我感觉有希望了,听交警队说案子已经到了省公安厅,我也一直在等着最新的结果。我对平顶山市的政法机关,真是感激万分”。

  “政法机关对我来说,是有一些正能量的。因为我也和相关领导有了进一步的沟通,还能直接对上话,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这让我感到了被尊重还有温暖。对能够解决这个案子,我增强了信心,充满希望”,齐霞说。

  齐霞说,“我既然选择了我认为正确的路,想要为母亲讨公道,那我会坚持下去,直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我想信会一天比一天好,我有信心也有决心,因为坏人受到惩治自古以来都是如此,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正义只会迟到不会缺席,我坚信这个。”

  每年在母亲忌日的时候,或是在其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齐霞都会去看看母亲。齐霞说,“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就没有希望。既然选了这条路,那我就会坚持,无论有再大的困难和阻力。因为‘有理走遍天下’,这也是母亲非常信奉的一句话”。

  “原来我都不知道什么是信访,一点也不懂。但是为了给母亲找出真相,我通过自己的经历懂得必须要学法,于是我开始通过网络学习刑事讼诉法、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等相关法律,边走边学,努力学着用法律寻求真相,来捍卫自己的权利”。

  齐霞说,她也曾经多次被别人骗过,但是正因为有了这些经历,她所以让自己一步一步变得更加坚强。齐霞说,“我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慢慢的走到现在,一路走来,也遇到了很多的好心人,那些人的关心和帮助也让我一直坚持了下来”。

  齐霞说,“维权之路已经走了将近十年,纵然路上充满了艰辛、心酸、阻力,但我坚信正义只会迟到不会缺席,我也会坚定的走下去,我相信我会走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因为付出总会有回报。努力不一定成功,但是最起码还有机会”。

  齐霞坚信,聂树斌案、呼格吉勒图案,还有为父追凶20年的万春芳、为夫追凶17年的李桂英……他们都成功了,齐霞相信她母亲的案子也会像这些案子一样,终会有一天真相大白。

  劝凶手早日投案


(作者:张喜斌 编辑:蒋海洋)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

《人民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5001378号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8387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27/D 邮发代码:42-211
广告经营许可证:湘工商广字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