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特别关注 | 湖南报道 | 法治案例 | 人大创新 | 人物 | 人大研究 | 法治调研 | 民主先声 | 议会 | 视觉 | 争鸣 | 视频 | 人大智库 | 文苑 | 电子版杂志 | 品牌 |

新闻热线:85309264 收藏首页 我要投稿

【征文】难以忘怀的往事

时间:2018年03月21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难以忘怀的往事

胡正扬(省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原主任委员)

十年前,我在《人民之友依然在我的心头》一文中,抒发了我的办刊情怀。2017年,收到“我与人民之友”的征文启事后,我的心弦又被拨动了,当年那些难以忘怀的往事,又一幕幕地浮现在眼前。

紫气东来

那是1987年12月下旬的一个夜晚,《湖南人大工作》编辑部仅有的三名采编人员,为了赶在1988年1月上旬出版创刊号,在时任省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孙载夫的带领下,聚集在省人大招待所(后改为大华宾馆)后栋一间没有暖气的客房里编审稿件。我和易强、乔荫都是“半路出家”的,且没有美编。为此,特邀《党支部生活》杂志社的编辑黄定三同志负责版式设计。

隆冬的夜晚寒气逼人。气候虽冷,我们心里却是热乎乎的。记得当时的场景:两张条桌、五把椅子呈一字型摆开,五支笔杆沙沙作响,一审、二审、终审、划版,五条汉子实行流水作业,形成了一道少见的编辑风景线。当编审完最后一篇稿件,且版式设计完成后,东方已放射出万道霞光,大家异口同声地说:“紫气东来,好兆头!”版式出来了,封面设计还没有最后定夺。总的设想是借鉴中科院的一份月刊,按“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每期轮流套色。第一期套什么颜色呢?有的说用红色,红色象征热烈和信念的坚定,有的说用绿色,生命之树常绿。载夫同志听了大家的意见后,遥望东方沉思了一会,笑着说,有了!创刊号出版正赶在春天即来之际,春天是万紫千红的,就用紫色吧!“湖南人大工作”六字是著名书法家李铎题写的,这六个字压在紫色的封面上,遒劲、醒目、颇有特色,不乏“紫气东来”的神韵。

“地下校对”

校对是编辑的基本功之一,杂志创刊后,一直坚持三校制。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及时纠错,创刊伊始,我们将三校放到印刷厂的印刷车间里进行。那时省人大机关印刷厂设在省人大招待所礼堂后面一栋破旧楼房的地下室,工作条件很差。每逢三校,从主编到编辑都要来到这间地下室校对文稿,我们戏称“地下校对”。这间地下室空间不大,左边摆了六个字架,由印刷厂的“五朵金花”和两个年轻小伙负责检排铅字,右边摆了一台印刷机,由一名老师傅专门操作,中间便摆了两张条桌供我们校对之用。校对条件虽差,但这里却充满了活力。休息时一句俏皮话常常引来咯咯的笑声。当时有打油诗为证:印刷车间乐融融,姑娘小伙赛毕昇,闲时几处笑声起,喜煞室内校稿人。工作是美丽的也是快乐的。这种紧张而快乐的校对工作,既提高了工作效率,又密切了编辑和工人们之间的关系。当时有人提议印刷厂交杂志社管理,尽管这个提议没有得到采纳,但杂志社和印刷厂的确像一家。当时印刷厂的“五朵金花”尚未婚配,如今都是为人之母,每当谈及那段“地下校对”的合作经历,她们都说,那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

自办发行

创刊初期面临的第一个大问题是:如何发行?途径有两条供选择:一是交邮局发行,省事、规范,但不省钱;二是自办发行,工作量大、麻烦事多,但可大大地降低发行成本。为了节省开支,我们自加压力,毅然采用了自办发行的办法。自办发行,除了要和邮局建立友好关系外,订阅单位的邮签,包括邮寄地址、收件人的姓名必须事前印制好,不得有任何差错。同时还要印刷大、中、小三种信封,小号的装一本,中号装五本,大号的十至二十本。从发行数量看,第一年3万份,第二年5万份,第三年9万份,后来超过10万份。自办发行的工作量可想而知。唯一的办法是调动常委会机关各处室的积极性。具体办法是邮签、信封、浆糊、刷子、剪刀、打捆的绳子统一由杂志社印制和提供,然后将发行数量分解到各处室。其报酬是,单本的一分钱,5本以上的为0.5分钱。每逢杂志出版,下班后的机关干部和家属们都会忙起来,女人贴邮签,小孩刷浆糊封信封、男人捆包邮件,成了一道引人注目的风景线。那时,大家的工资低,每人每月可从这项劳动中得到少则10多元、多则20多元的报酬。尽管报酬低,可是大家毫无怨言,有顺口溜为证:贴邮签贴邮签,浆糊刷子摆桌前,你贴我贴家家贴,赚点油盐小菜钱。

两包香烟

《人民之友》一贯倡导勤俭办刊,我们认为勤能生出好文章,俭能创出好效益。随着编辑部编辑力量逐步加强,发行量逐年递增,与通讯员和广大读者的通联工作日益显得重要。为此,我们提出“接待要热情一点,看稿要认真一点,解答问题要耐心一点”的要求,决不能怠慢通讯员和来访者,强调采编人员对待来访者,务必热情地请坐,及时地端上一杯茶。编辑部的同志大都不抽烟,从不乱花钱,但给每人每月配备了两包香烟,专门用于接待,对抽烟者务必热情地递上一支烟。这些小小的细节感动了不少来访者,有的不止一次地对我说:一杯清茶见真情,一支香烟传友情,一声“请坐”温暖我们的心,到“人民之友”编辑部有回家的感觉。可见“三个一”的作用不可小视。

编读之间

编读之间是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一份刊物若失去读者,就没有存在的价值,更谈不上发展。为了让读者了解、信任、支持我们,在办刊过程中,我们除了开好一年一度的通讯员会议和发行工作会议外,还有过两次别开生面的行动:第一次,为了增进编读之间的了解和友情,1989年的第一期,以两个版面的篇幅推出了全新的报道提示和《新春寄语》。《新春寄语》发表了正副主编和全体采编人员的心里话。我作为主编在第一段开宗明义地表达了这样的心声:我以为编读之间是仆人和上帝的关系,编者是仆人读者是上帝。仆人只有忠诚地为“上帝”服务,才会赢得上帝的亲睐。《新春寄语》引起了省新闻出版局的关注。在省直期刊工作联系会议上,省新闻出版局期刊处郑重地推介了我们的《新春寄语》,并指出,《湖南人大工作》找准了编读之间的位置,服务宗旨明确,服务态度端正。这样办刊必然会赢得读者、拥有读者。第二次,1990年《湖南人大工作》第一期的封二没有刊登广告,而是将编辑部六条汉子的照片以各种工作姿态赫然亮相,并以编辑部的名义发表了《新年致读者》。文中高扬办刊宗旨,强调要坚持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努力反映人大代表和人民群众的呼声,深入探讨地方人大工作和民主政治建设的新情况新问题,把刊物办成“人大代表的良友、人民群众的知音、人大工作的窗口、民主政治的园地”。这次“集体亮相”和《新年致读者》一经出现,便引起极大的反响。分管期刊的副秘书长孙载夫说,你们“粉墨登场”、激情飞扬,蛮有创意呵!有的通讯员还打来电话说,你们的致读者和集体亮相好哇,既看到了你们的活力,也见证了你们的创新。

州市专版

作为全国地方人大系统第一份公开发行的期刊,我们始终强调要“接地气”,并把开门办刊作为“接地气”的重要举措。从1990年至1991年6月,我们用1年多的时间100多个版面开辟了10期的“州市人大工作专版”,每期专版根据各州市的工作特色确定专版的内容,体裁有通讯、小故事、调查报告、特写、小言论等。每期专版组稿,编辑部除留1人值班外,全员出动。每次组稿从选稿、改稿、审稿到体载和标题的采用,都与市州县级人大的组稿、写稿人面对面地切磋、交流。这样做既实实在在地“接了地气”,又密切了上下级人大之间的关系,提高了工作效率,把组稿的过程变成了互相学习、共同提高的过程。从专版的效果看,常德的廉政建设监督工作,零陵的代表履职,株洲、湘潭、湘西自治州、怀化的监督工作等等都产生很好的反响。记得在张家界市(当时为大庸市)组织专版时,我们发现了一组颇有特色的监督故事,却没有想出一个合适的标题。夜晚我坐在招待所的客房遥望星辰闪烁处的天门山,突然来了灵感,这发生在天门山下的故事就叫“天门山下监督歌”吧!大家觉得不错,就将标题定下来了。在这次组稿中我们还发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时任该市市长肖征龙为了防止有人送礼上门,在自家门上安了一个“猫眼”,凡来访者,他可以通过窥视“猫眼”发现是否有人送礼品上门,有则拒不开门。我们将这则廉政故事在专版中刊出,反响极佳。有的读者来信说,“猫眼”见廉政,廉政见市长,这样的市长我们信得过!

隆重更名

1994年1月,《湖南人大工作》创刊六周年,借此机会更名为《人民之友》。这一期以十个版面的篇幅全面地推介了《人民之友》,彰显出四大特点:一、领导高度重视。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田纪云亲自题写刊名,布赫副委员长亲笔题写了“办好《人民之友》,加强人大宣传工作”的题词,时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王茂林写来了热情洋溢的贺信。省直11个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发表了贺词。二、顾问阵营强大。担任刊物顾问的有时任中宣部副部长兼国务院新闻办主任曾建徽,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王宋大、刘政,原湖南省委书记熊清泉,时任湖南省委宣传部长文选德,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新闻局局长周成奎,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著名法学家夏家骏。三、高规格的编委会。由时任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沈瑞庭任编委主任,时任省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的我任副主任,常委会副秘书长、省人大各专门委员会、常委会各工作机构的一把手担任编委。四、省内外新闻媒体热烈祝贺。《湖南日报》等省直新闻单位以及全国地方人大12家人大期刊和报纸分别发来了贺信。沈瑞庭还在卷首语发表了《乐为人民鼓与呼》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这样写道:“‘乐为人民鼓与呼’,是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毕生倡导的,是人大工作本质属性的生动体现。为此,要密切注视人民群众喜欢什么、拥护什么、反对什么,真正做到集群众性、思想性、知识性、新闻性、权威性于一体,形成‘准确、深刻、鲜明、大方、活泼、精美’的风格,使读者赏心悦目,让群众喜闻乐见,朝着成为文化精品的方向努力。”这些无疑为《人民之友》如何坚持办刊宗旨、办出特色指明了方向。

首获大奖

1995年金秋时节,全国人大好新闻评选在北京举行。首都新闻界权威人士云集人民大会堂,通过严格的评选,《人民之友》刊发的通讯《给人民一个说法》荣获地方人大期刊中唯一的一等奖。我作为应邀的评委荣幸地参加了这次评选。记得评选结果出来以后,全国人大办公厅新闻局局长周成奎握着我的手说:“《人民之友》首获大奖不错不错,值得一贺!”荣获大奖并非偶然。因为这篇通讯也是在我们下基层“捞活鱼”捞出来的。记得那是初冬时节,天气已有几分寒意,我和编辑部的几位同志来到汨罗市人大常委会采访。市人大常委会领导见正副主编都来了,十分高兴,专门安排了一天的工作汇报,详细地讲述了他们如何依法履职的,并特别提到常委会召开会议依法撤销市政府有关部门几份不合法的规范性文件。这一做法在汨罗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于是给我们送来了一份以消息为载体的稿件。我们几位同志一合计,觉得这一题材重大、反响也大,用消息的形式难以反映全貌,建议以通讯的形式重新改写,文字多一点也不要紧。汨罗市人大常委会的同志采纳了我们的意见,并由周叔山同志执笔改写。不久,这篇通讯送到了编辑部,我们编改后及时在刊物上发表,反响果然不错,都说汨罗市人大依法监督有力度、有效果,给了人民一个满意的答复,希望多刊登这样的好稿件。我们利用全国人大好新闻评选的机会,将此通讯作首选鼎力推荐,果然被选中。可见,脚板底下出文章,“活鱼”只有深入到基层才能捞到,坐在家里办刊是捞不到“活鱼”的。

(作者:胡正扬 编辑:田必耀)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

《人民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5001378号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8387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27/D 邮发代码:42-211
广告经营许可证:湘工商广字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