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特别关注 | 湖南报道 | 法治案例 | 人大创新 | 人物 | 人大研究 | 法治调研 | 民主先声 | 议会 | 视觉 | 争鸣 | 视频 | 人大智库 | 文苑 | 电子版杂志 | 品牌 |

新闻热线:85309264 收藏首页 我要投稿

鸟儿飞鸟儿唱

时间:2018年03月28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春天来了,春天到了。

老辈讲:“春来一日,水热三分;春来一七,水肚里烫人。”

果真:春日把去冬结下的冰,还有旯旮湾残留的雪和冰渣子,全都照融化了;春风吹遍大地,小草发芽、树枝变绿,万物复苏,蠢蠢欲动。

鸟儿飞,鸟儿鸣。一派诱人的春色。

“大人望插田,细伢子望过年。”大人过大年,细伢子过小年,现在的老年人不管大年还是小年,他们都要过。最好多来三个“加加加”。本来吧,老小老小嘛。

如今的生活天天象过年,不来个把加大号就显示不出年味。

今天是过小年,婆婆子给王满嗲炒了几个好下酒菜,他喜笑颜开地自酌独饮三杯后,正有滋有味地细嚼慢咽吃着红薯燠饭。

婆婆子今天冇得一点口味,随便扒了几口饭,放下碗筷就收场。心,象是有根线吊了起来一样。未必会发生么子麻烦事啊?忐忑不安!

忽然,王满嗲似乎听到有人在喊:“老头子,老头子呀!快过来呀!”

王满嗲听得不是那很清彻,从话语上好象不是在喊他。应该不是他婆婆子在喊。

他知道,婆婆子一直习惯叫他“老倌子”,或者“老鬼”,或者干脆叫“满嗲”。她冇学北方腔。

“老头子,老头子,你的饭还没吃完哪?快过来呀!”

“哎哟,何得了咯!硬是在喊我哒。”

“喔!”

他边应边说:“么子事各样急唦?雷公都不催呷饭人哒。”

“快来!快来帮下忙咯。”婆婆子略微平缓地说。

王满嗲走近一看:“啊嚯嘞!各是个好家伙啦。天上飞的数斑鸠,地上跑的数野兔。这是动物之中的人参啦!”

他情不自禁,高兴得打起了“哈、哈。”

“婆婆子啊!你我真的有口福。今天正好又是过小年。它送肉上砧板。别人专门去搞,都搞不到的野味,我们垂手可得。”

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婆婆子的举动。

婆婆子小心翼翼地呵护着鸟儿,生怕它再次受到伤害。她稍微抬起头,眼圈有点泛红。

嗔他毫不客气地说:“呷、呷、呷!只晓得呷,怕你呷哒牙齿疼嘞。亏你想得出,你各几十岁硬是痴长哒。它虽然是只小鸟,但终归是条鲜活的生命啦。”

王满嗲不服气的反嘴:“你怕是碰哒鬼吧?人家用枪打,也要打来呷。它送上门来,你还要放掉。怕莫是脑壳有问题啊?就说生命吧,那些猪羊牛、鸡鹅鸭,哪一样不是鲜活的生命哪?它们不都是歺歺在各家歺桌上。你一筷子,他一筷子,夹到嘴巴里,巴唧巴唧呷了嘛。”

“我是碰到你这个老鬼咧!我看,不是我的脑壳有问题,而是你的脑壳有问题嘞!你连哪些呷得,哪些呷不得都分清,何得了咯。真呆痴!那些猪牛羊,鸡鹅鸭,都是饲养的,是用来食用的。怎么和这野生的生灵相比呢?人类与这些生灵同在一个地球上,它们是人类的朋友,是大自然循环生物链中的一环。人类:作为地球的家长,就要当好家,管好事。就要尊重家庭各类成员,就要尊重自然界的一切……。我们正在建设美丽中国,实施‘五位一体’的伟大战略、方针。其中就有生态文明建设……”

“呃!打住!你莫尽丢些大的咯,一只小小鸟,有什么了不起,真是的!芝麻点大的小事,莫扯得那样罗筐鼓大……”

“呃!你也打住!这不是什么丢大的,如果每个人都见生杀生,见木伐木,这地球将会遭蹋得成么子样呢?只有好好的保护生态环境,这才是人类生存之道。这也是地球人必须遵守的大自然的规律,地球上的人都能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那么,地球就会永久良好的转;反之,大自然就会用灾难来惩罚人类!天灾人祸,地毁人亡,你能说是芝麻点大的小事吗?”

婆婆子继续说:“维护生态平衡,保护鸟类,就是保护人类自己。我讲个传说给你听咯:‘在远古时期,一只鸟儿,嘴上含一根草,草头上还有一串穗子。从遥远的地方,飘洋过海,越山川,跨江河,不辞千辛万苦,迁徙到南方湖泊越冬。当它经过一片湿地,看到白白茫茫的湖水里,先到的鸟儿在欢呼跳跃。它情不自禁的想呼应。刚一张嘴,草就掉在一片田野里。冬去春来,那田里长出一片禾苗,秋天那禾苗结出了金灿灿的谷子,也就是现在做米饭的稻谷。’我看你好意思去吃掉给人类带来食粮的鸟儿。”

“嘿!那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不要把它讲得那么神奇!”

“那好!传说是真是假,现无法考证。那就讲现时版的事实。鸟儿帮人类捉吃害虫,你该晓得啵?”

“各还要讲,当然晓得唦!我又不是个‘宝!’”

“管你是个‘宝’也好,不是个‘宝’也好。要是鸟儿多起来了,把所有的害虫都捉吃光了,那些果农、瓜农、菜农不用打农药。冇得农药残留,我们呷的瓜果蔬菜不就安全了嘛!”

  婆婆子双手捧着的斑鸠,在瑟瑟发抖,偶尔挣扎一两下,显得极其烦躁。瞽大两只圆圆的眼睛,左顾右盼,似乎用心尽力揣摩他们婆婆老倌的对话。它觉得无可奈何,生死未卜。

不知鸟儿是否有眼泪,看到它的眼圈也红了。就是有的话,也只能吞进肚子里。

王满嗲轻睨了一眼斑鸠,俯下身去,想摸一下它的头,斑鸠显得不卖他的账。把头连甩几下。

  “哎呀!你还有脾气呀!”他没有强求,似乎心软了些许。

目光转向婆婆子。在他们这个年纪的人算得有点肉麻地说:“亲爱的,我请问你一个问题……”

他说话的口气和心境,象是一个乡下人到城市问路一样。

“你说要保护生态环境,现在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开口闭口要呷野味,而且还硬要呷野生的呢?”老倌子想将婆婆子一军。

那晓得婆婆子好象早有预料一样,未加思索地说:“这就应了姚明做的那句广告词:‘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你看到了没有?多家电视台、报刊、杂志均以报道国家保护野生动物的有关法律法规和措施:凡猎杀、贩卖、经营、其中还包括食客在内,如果杀害、虐待、食用国家重点保护的一二三级动物,一经发现,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和严律的惩罚。情节严重的,是要坐牢的。你怕是搞得好玩的吧!再说:一般野生动物身上都带有病菌,食用了会传染疾病的。”

婆婆子一席话,听得王满嗲一愣一愣的。

他虽文化不高,并非文墨不通,懂不得更多理论性的大道道,心里却明白做人起码的底线:“毒人的不呷,犯法的不做。”

他也清楚,同在地球上,人和其他生灵要友好、和谐相处,不然会受到自然界的报应!

他只好不无讨好似的问婆婆子:“你要我怎么帮忙呢?”

婆婆子微笑着说:“你快去拿点酒精来。”

“我的娭毑呀!家里哪来的酒精唦?”满嗲不满地回问。

婆婆子有点带火气的嗔他:“说你这个人有点呆,你真的有点蠢不带发。你喝的52度白酒,不就是酒精吗!”

王满嗲听后,也有些生气。不为别的,说他小气,在众人眼里他不是那个个性,很大气大方。一条裤子都可以脱给人家穿。一说到酒,他就……

记得有一次,他母亲还在世的时候,他在外面喝得酩酊大醉,人事不知。吐得身上、地上一滩。酒气冲天,怪味刺鼻。幸亏,隔壁邻舍家的小花,循味跑去。见到是他。立马跑回,咬住他母亲的裤脚,朝他瘫睡的地跑去。看情形是相当危险!母亲急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她老人家在情急之下,愤慨地说一句:“只有把所有的酒厂都炸掉!”

不料,他突然惊醒,挣扎着坐起来,开口说:“我的娘啊!酒厂那可不能炸……炸!”

事后,他为感谢那人类的朋友救命之恩,特意从屠夫那里买了一副筒子骨,给小花啃。

他迟迟没有动身,心想:到手的斑鸠冇呷到,还要倒贴一杯酒。这买卖划不来。

婆婆子见王满嗲没有动的意思,有些恼怒:“你到底去,还是不去?”

王满嗲第一次见婆婆子发这么大的火,看样子是动真家伙了啦。心底里有点畏怯:“哦!我去,我去,你莫发火好吧!”

说句实实在在的话,婆婆子平素不从对王满嗲发脾气,甚至连脸都未从红过。是模范夫妻,是远近有名的“五好家庭”。除非“斗杂嘴子”,为了保鲜,出点鲜味,婆婆老馆言语方面冇轻冇重。一般情况,他们轻重有度,相敬如宾。特别是有外人在的场合,婆婆子一定会很优雅的礼让,维护老倌在外的形象。

其实,婆婆子也不是存心要把火气撒在老倌子身上,只因今天犯了一个本不应该犯的失误,结果误捕了这只斑鸠。她想起误捕斑鸠的那一刻,感到心都碎了。斑鸠垂死地挣扎,悲痛无望地鸣叫。她想到:“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

懊悔,内疚难当,只好把老倌子当消防队员。

事情的起因,也只是一次偶尔的尝试。婆婆子放了一块“粘鼠板”在花钵子旁。前几天都是白天盖上,晚上打开。今天有太阳,气温也高些,“粘鼠板”上粘了几只苍蝇,她素性就冇盖上。试着粘苍蝇。

未从想到:等她吃完饭后,就听到,“扑哧、扑哧,”的响声,她循声跑过去一看,误捕的一幕就发生了。

王满嗲端来满满的一杯白酒,没有棉签,就用掏耳朵用的棉签来替代。

误捕后的斑鸠拼命挣扎,两只爪子粘在一起,成了个坨,翅膀也粘了很多胶,不说飞,站都站不起。

婆婆老倌,象医院动手术的医生和护士那样密切配合,小心又小心,一点一点地,把粘在斑鸠身上的胶弄掉。

尽管小心又小心,一不留神就把斑鸠弄疼了,毕竟他们不是医生。斑鸠毫不客气地张嘴啄他们的手,别看它嘴小,啄起人还真有点疼。

王满嗲做着样子,扬起手朝斑鸠头打去,手,停在半空中,斑鸠圆圆的两颗眼珠,一眨不眨,严阵以待,对抗着!较上了劲。

王满嗲骂道:“你这个小笨蛋,狗咬呂洞宾——不识好人心!”

    斑鸠身上粘的胶都清除干净。

婆婆子长长舒了口气。

王满嗲拿来黄豆、绿豆、小米,准备喂给斑鸠呷,它絲毫不领情,连看都不看一眼,一股劲的躲进婆婆子双手捧着的掌心中,缩紧脖子,头伸出一点点,不时规探。

婆婆子细声细语地对斑鸠说:“小乖乖,好好听话,安安心心养伤。等伤好了就放你回到大自然那个家,这里是你现在临时的家。”

斑鸠似乎听懂了婆婆子的话,把头完全伸出来,纠着脑壳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婆婆子那副微笑慈祥的脸。

婆婆子高兴得象小孩。

她又不得不紧锁眉头,苦苦的思索:将如何安顿好小斑鸠的新家呢?

老倌子明白婆婆子的心事,便主动提出:要到宠物市场买只漂亮的鸟笼子。

婆婆子却极力反对,她说:“俗话说得好:‘人畜一般同。’那样会使视觉感到完全没有自由。小斑鸠天生对笼子有种恐惧感。”

婆婆子通过慎重思考,果断提出:“你就干脆弄一只大纸箱,要没有盖的。放一只食盒子和一只水杯,箱子底上舗一层药棉,再用纱布盖好。我看,这样好些。”

一切按计划进行完毕。

婆婆子试试之把小斑鸠放进大纸里,用手轻轻地抚摸小斑鸠的头,它显得很平静,很温顺。

婆婆子轻声轻气地念道:“小乖乖,你就在这个新家好好休养几天。”

斑鸠在纸箱里,试着站了起来,伸伸脖子,抖了抖双翅,它用嘴清理了双爪,又分片掸掉羽毛的灰尘,象运动员赛前做预备动作样,微张双翅,轻轻拍打全身。两次伸长脖子望了望阳台外的天空。一切是那么的自然。

婆婆子放心满意地站了起来,想捋一捋额前散落的几根白发。

“倏”的一声,小斑鸠窜出一条拋物线,越过阳台,飞向天空。

忽的!婆婆子隐隐约约听到“嘭”的一响,她的心提到嗓子眼上了。莫非小斑鸠因伤……,她不敢想下去。

只得将身子探出阳台,四处張望,冇看见什么坠物。

王满嗲在呷他还冇呷完的饭,准备收拾碗筷与厨房。

婆婆子一路小跑到屋后阳台下的花壇里,地毯式的把整个花壇搜了个遍,又把周围象扫地似的扫过几遍,总算没有得到她极不想得到的消息。心,终于放下许多。

婆婆老倌在阳台上凭栏眺望,那一群群的家雀、山雀、斑鸠,贮立在树头。有的从这枝跳到那枝,又从那枝跳到另一枝。它们时而从高空冲到低处,又从低处飞向空中。枝头上,有的交头结耳,有的窃窃私语,还有的勾肩搭背。这边唱“叽叽喳喳,”那边和以“啾啾啁啁,”另一边配以“咕咕谷”一片嬉戏,一片欢快!

婆婆子指着这棵树,老倌子指着那棵树,她点另棵,他点另外的另一棵,他们象梳头发一样,一遍遍寻找那只斑鸠。

也许那只斑鸠根本就没有受伤,只是受到惊吓。应该是这个最完美的结论。

    此时此刻,婆婆子诗兴大发:

鸟儿,你们是地球的宠儿!

鸟儿,你们是人类的朋友!

鸟儿飞、飞向蓝天!

鸟儿唱,响彻云霄。

大自然给了双坚韧的翅膀!

你…翱翔于天地间,

俯瞰大地春夏秋冬景致。

体味人间四季冷暖炎凉。

飞吧!飞吧!飞向远方。

飞吧!飞吧!飞向希望的地方!

(作者系湖南省人大常委会机关退休干部)

 

 


(作者:王德保 编辑:刘铮)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

《人民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5001378号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8387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27/D 邮发代码:42-211
广告经营许可证:湘工商广字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