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姚茂椿
  • 性别:男
  • 地区:雨花区韶山中路190号
  • QQ号:暂无
  • Email:8700595@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5 篇
    回复总数:0 条
    留言总数:0 条
    日志阅读:4516 人次
    总访问数:44316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ymc发表的博文
蓬勃的树[2015/8/31 1:50:22|by:ymc]

蓬勃的树


  叶片宽厚、花朵硕大的玉兰,正以洁白挤入眼球。汽车嚓嚓穿过绿树成荫的街道,跨过湘江上的猴子石大桥,奔往岳麓山下一所林深叶茂的学校。

  一个清晨,我沿着校园宽阔的道路漫步,好像回到年少的时光。几个穿漂亮校服的小学生一路小跑迎面而来,在他们一晃而过时,我被他们的笑脸感染。红扑扑的脸蛋下,红领巾时而飘起。鼓胀的书包五颜六色,包的外侧露出透明的水杯、漂亮的雨伞。我想起当年在深山里的上学小路,想起自己肩上扁小的布书包,像一片黄色的营养不良的桐木树叶。

  送走孩子们的背影,我注意路的两旁,有一些新栽的小树。

  这是一些桂花树。在以前的城市乡村,这种令人喜爱的树不多。当它们花朵盛开,人们喜出望外,静静地站在树下,大口呼吸,让它的花香沁入心脾。有的人很现实,迫不及待地摘下一些,回家做桂花糕泡桂花酒。我家乡的这种树不多,没有摘花的机会,也就没有那些口福。如今以桂花树为代表,许多树纷纷从农村步入城市,古树名树就像汹涌的打工人潮,摩肩接踵地走来。它们装扮了风景,净化了空气,融入了都市的生活。

  踏上几十级水泥的台阶,拐了几个较长的之字,我走上一条小路,耳畔顿时热闹起来。林中,几声鸟鸣先是用中音打着招呼,接着有一些高亢的抒情忙碌起来,清脆嘹亮,难度颇高。我循声眺望,不见鸟影。忽然,又一阵不紧不慢的鸣唱传来,抑扬顿挫,很有底蕴。我倏尔一笑,似乎遇到了鸟类的精英。在岳麓山中,它们得益于千年书院的文化熏陶,得益于高校音乐艺术的不时陶冶。尤其是它们的自由自在,率性而为,似乎参悟到了这山间佛道两家的一些真谛。

  从远处收拢目光,我把感觉放在一棵粗壮的树上。这是樟树,在长沙四处可见,但像它这样美得纯正的却并不多见。它四季常青,根部深深扎人泥土,因没有水泥砖头的禁锢而天然地强壮有力。它全身净洁,绿得很纯,似乎比城区的树多了一些美的浓度。挺拔的躯干,颇有湖湘优秀前辈的事业风骨。尽力向天空伸出的桠枝,像要去拥抱那些高处的云朵。它成千上万随风起伏的绿叶,在我的眼前,竟唰地变成了岳麓山下无数风华正茂的芊芊学子。

  “学生们”在温熙的阳光下,举手投足很有神韵。有的“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有的在枝头微笑,像在回味“露珠”的甜蜜;有的却眉头紧锁,像在思考什么问题,真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他们”在这人声杳然的地方,让我发自内心地仰望、不由自主地沉思。

  一位哲学家说过:“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

  “学生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家境”千差万别,处于“大树”不同的位置,我们没有理由认为“他们”会有两个完全的相同。

  在爱晚亭旁,我曾见过两对祖孙。一对沉默无语。爷爷手捧一本书,从不断弯腰直起的孙子的手上接过一片片树叶,小心翼翼夹进书本。小孙子在地上精挑细选,生怕遗失了某一片的美丽。这个神情投入的画面,留进了我的记忆。另一对祖孙却不太安静。孙子太小,爷爷不时哄着他,自己说出上句诗要孙子背出下句。我听不见他们背了哪些优美的诗句,却感动于这一老一小在树间的笑闹追逐。我在沉默不语的祖孙前浮想联翩,也在背诗的祖孙前思绪盎然。

  不用摘下两片或者更多的树叶来印证,不用将生活、自然及世上的万事万物来加以说明,即使“众里寻他千百度”,也没有谁和谁可以做到“一模一样”。

  晨风轻抚,一望无边的绿色吟唱着一首熟悉却久违的歌。我不知道哪些是风的声音,哪些是树的声音,甚至哪些是来自我记忆中的声音。我感到此刻的我,已经成为那些蓬勃的树中的一个部分,与它们融于一体。但是,我却不知道它们的心思,它们也不懂得我此时的心境。我们各自游离,就像眼前毫不相同的一切。

  “树叶”异彩纷呈,但每一个都孜孜以求,有的还在内心默默地期待:“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阅读次数(850) | 回复数(0)
上一篇:遍地花开
下一篇:虎形山上的低语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