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梅国华
  • 性别:暂无
  • 地区:涟源市
  • QQ号:暂无
  • Email:8700595@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2 篇
    回复总数:0 条
    留言总数:0 条
    日志阅读:8585 人次
    总访问数:35049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mgc发表的博文
牛不知道自己的力气有多大[2015/10/14|by:mgc]

       写了多年小说,长中短都尝试过,感觉只有小小说写得好一点。小小说中,又只有这篇写得好一点。就像小时候家里穷一样,把好一点的衣服穿在外面吧。


       夕阳西沉,红霞满天。

      山脚下,小河旁,水田里,一头牛,一个人,似乎未动,其实在动。

      牛,和人,在耙田。

      牛,是老黄牛,老了,力气衰了,走得慢,很吃力。

      人,是年轻人,三十出头,身强力壮,但手艺生疏,有点忙乱,有点急躁。

      啪的一声,年轻人抽了老黄牛一鞭。

    “又打牛了!会用牛的人,一般不动鞭子。”

      是一位老人的声音。

      老人坐在田埂上,瞇缝着眼,抽烟。

      年轻人是老人的儿子。

      儿子高中毕业,没能考上大学,屁股一拍,走了,闯荡去了;开初几年,叫花子一样,慢慢地,混得人模狗样了,却又荡回来捣鼓。他和几个同龄人商量,要成立什么专业合作社,搞产供销一条龙,还要参加海选,竞选村委会主任。老人对那些新鲜玩意不感兴趣,但对儿子虚心学干农活却很高兴。一个农民嘛,会干农活,不管世道如何变化,都有饭吃,不会饿死。所有农活中,最难掌握的就是犁耙功夫。不会犁耙的农民,只能称为半农民。春耕开始,老人便手把手地教儿子犁田、耙田。草子田要三犁三耙,现在已是三耙了,耙过之后,就可以插秧。这次耙田,虽不是最费力气的,却是最见功夫的,要做到泥烂如浆,田平如镜,确实不容易。好在儿子悟性好,肯卖力,只是有点急躁,沉不住气。

     “不要飘,压耙,带泥走!”老人大声叫道,“把泥带到前面的水凼里。”

      儿子便双手用力压耙。

      耙前便推满了泥。

      老黄牛便走得更慢了。

      儿子便又抽了老黄牛一鞭。

     “又打牛了!”老人说,“牛通人性。你老是打牛,牛就会反抗,就会怨恨。你要把牛当人看待,多和它讲话,它听得懂的。我只要哼一声,它就晓得是什么意思。”

      儿子不吭声。

4d6f3b5cx8627e1bbde63&690.jpg

      终于把泥带到父亲指定的水凼里。

     “上来抽筒烟吧!”老人说。

      儿子便吆住牛。

      刚上田埂,老人便递上一筒卷好的喇叭烟。

      儿子接过。

      老人又为儿子点火。

      儿子狠狠地吧了几口,咳嗽两声,吐了一口痰。

    “我看哪,”老人眯缝着眼,笑着说,“你不要去参与那个村主任的竞选。别人家族势力大,乡里县里都有靠山。你奈何不了他,选他不赢。瞎子摸屁股,看见一样。”

     “我知道选他不赢。”儿子说,“但估计我得票也不会太少。给他一点压力也好,也许他会收敛一些,不那么为所欲为了。”

      老人说:“他选上后,会卡你,害你。”

      儿子说:“我不偷不抢,不犯法,他也奈何不了我。”

      老人不再说话。

      儿子抽完烟,又下田了。

     “压耙,带泥走!”老人又在教导。

      儿子便双手用力压耙。

      耙前便堆满了泥。

      老黄牛便走得更慢了。

      儿子便又抽了老黄牛一鞭。

      老黄牛挨了鞭子,并未加快步伐,而是回头望望,眼里盈满痛苦与无奈。

      老人心疼了,对着儿子吼道:“只晓得打牛!老教不变!”

      停了停,老人又说:“好在牛不晓得它的力气有多大。不然的话,人还驾驭不了它呢!”

      儿子望了老人一眼,停住了。

      老人忽然觉得自己的话很有哲理。

      儿子又望了老人一眼,瓮声瓮气地说:“如果你知道自己的力量有多大,也许别人奈何不了你呢!”

      老人立马收了笑容,呆住了。

      儿子吆喝一声,又耙田了。

      收工了。

      儿子把牛赶到田边,扛着耙先走了。

      老人走进田里,用手舀水,在牛身上反复擦洗。老黄牛很是顺温,耷拉着脑袋,偶尔抬眼望望老人,满腹委屈的样子。

      牛,和人,往家走。

      牛,走得很慢。

      牛,走得实在太慢了。

      看来,春耕以后,只能杀了。

      但老人舍不得杀。他和这牛的感情实在太深了。

      那就卖了。

      但卖后呢?还不照样被杀?

      老人想想他的老黄牛,又想想他自己,心中忽然涌起一种悲怆感,眼睛潮潮的。

      山脚下,小河边,田埂小道上,一条牛,一个人,似乎没动,其实在动。

      夕阳西下,红霞满天。



作品转载及评论链接   

作品发表时的编后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6f3b5c0100miyh.html

 

《高中生之友》转载后的赏识文字:

http://www.xzbu.com/9/view-6001292.htm

 

悦读小说网:http://www.6ee9.com/Novel/302.aspx


牛马坡博客:小小说名作、佳作阅读与欣赏(23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ab68bd0100y58n.html

 

《科学与文化》:http://wuxizazhi.cnki.net/Article/KXWH201102031.html


完美小说网:http://www.wondernovel.com/Novel/302.aspx

卢翎评论提及文字: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6f3b5c0100zniz.html

 

李群芳评论: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df25cc0102e2g9.html

 

歪竹评论: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f6f9cd0100ogv0.html

 

湖南日报:http://hnrb.voc.com.cn/article/201508/201508280942593914.html

标签:文学 原创 小小说     阅读次数(710) | 回复数(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外婆家的杨梅树》成了高三语文模拟考试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