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梁厚能
  • 性别:暂无
  • 地区: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大
  • QQ号:暂无
  • Email:8700595@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28 篇
    回复总数:0 条
    留言总数:0 条
    日志阅读:9318 人次
    总访问数:28461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lhn发表的博文
莫去火岩[2015/9/23 8:55:16|by:lhn]

莫去火岩

 

梁厚能

 

公路在半山腰绕来绕去的,突然跌入了谷底。这时,你惊讶地从车中探出头来向上观望,只觉得天被两边的石壁砍来削去的只剩下一条细细的曲线,这样你已进人一个峡谷了。

这峡谷叫火岩峡谷,也叫乌龙山大峡谷,在湘西龙山。

火岩峡谷是去不得的。许多人去是去了,回也回来了,可是心却永远丢失在峡谷中。

你说,既然是钩心的,想来也是够迷人,于是就去看看究竟。

跌人谷底的公路在皮渡河的岸上穿行,夹道欢迎的是绵延几十公里的篷竹。两旁的篷竹是两道厚厚的篱笆墙,这墙一年加厚一层,年复一年,已经是很厚实了。篷竹细细的腰弯弯的头从两旁向中间盖过来,遮去了峡谷本来很有限的光亮,于是这公路就变成了一条长长的绿色隧道。

隧道也有缺口。你从缺口钻出来,欣赏这峡谷的景色。昨晚峡谷下了一场小雨,空气格外清新。在大口大口吸着新鲜空气的同时,你已发现,竹墙外面又是两道巨形的石壁,只不过你已无法估量出它有多厚多高了。现在虽然身在谷底,你分明看到西边的崖峰已有了阳光的照耀。崖峰云雾缭绕,若隐若现。这时,你自然会想到仙境。向崖峰观望了一阵,你感觉颈部有些隐痛,头顶上的遮阳帽也不知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在捡帽的同时,你已在感慨这石壁的陡峭与高耸。听人说,两位情人站在对岸可以互诉衷肠,而要幽会却要整整一天,信不信由你。在观望的时候,隐约听到附近有轰轰的巨响,转过一个小拐,原来那是对面绝壁上有条瀑布在飞泻。宽只有那么宽,大也只有那么大,却有着不凡的气势。观这飞瀑,你会想起“飞流直下三千尺”的诗句吗?瀑布是不常有的,这是昨晚小雨的杰作。你若再留心一看,那水气溟朦间已分明挂着一道五彩的虹。

峡谷是绿色世界。走进这峡谷,穿行于这原始次生林中,你会感慨这醉人的绿,感慨这没有尽头的茫茫绿海。在谷底在崖峰在那百十丈的绝壁上,也都生长着绿色的生命。艺术家称这是画廊,作家称这是诗,林学家称这是天然的植物园,你称这是什么呢?

两边石壁的腹部经过千万年的怀胎,孕育了成十上百个地下溶洞。这些溶洞早已被人誉为神奇的地下宫殿。有个大人物在这里考察后,挥毫写道“藏天地之灵,纳山川之秀”,驰名海内外的大画家黄永玉老先生在参观此后,发出了“龙山二千二百洞,洞洞奇瑰不可知”的感叹。那法国、瑞士、英国等国的洞穴专家慕名来此探险,他们也竖起大拇指赞誉这“太神奇太美妙了”。

最著名的要数惹迷洞。惹迷洞在半山腰,洞内一步一景,石笋、石花、石林、石塔、石人、石狗、石象,各具情态,维妙维肖。真可谓是“放大的盆景,缩小的仙境”。那顶天立地的九龙柱、平整宽敞的天然舞厅和那座可敲击出曲调的音乐石钟,就更使人叹为观止了。鲢鱼洞洞口在皮渡河里,洞河相连。洞口常常会吐出白雾,当乘着木船猫着腰进人洞府时,你会怀疑自己似乎已进入了地下龙宫。你从公路边踏上一百零八步的石级,就到了飞虎洞。置身洞口,也许你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不是吗?洞口至少有五层楼那么,洞内修了三个标准的篮球场,还仅占去一半,万人在此集会是绰绰有余的。洞有多深至今无人知晓,据说它与几十公里外的酉水河相连,一些探险家曾试图穿越,均无功半途而返。这洞口曾有三个高大的黄土炉,是大炼钢铁的遗址。你若在洞外细心一找,也许还会找到几块似铁似石的硬东西。土炉使人联想起那个如火如荼的年代,想起峡谷森林曾有过的悲惨命运。土炉是峡谷历史的见证,是峡谷唯一人文景观,可惜现在已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尊崭新的传说中的土家族八部大神。还有悬在半山腰的风洞,已建起了小小发电站。石花洞、蟠龙洞,还有天坑鼓,据说也好看得很。算了吧,今天就不去了。

从洞中钻出来,你也许有些累了。那么就去皮渡河边散步或小憩吧。皮渡河是从一个叫火烧岩的绝壁下冒出来的。河面不足十米,河水在平时也只有齐腿深,可颜色却绿得怕人。就是昨夜的小雨,增大了水量,也没改变其绿的本色。若有雅兴,投入这河的怀抱,忘情地掬水撩水欢娱,你发觉身净了,心亦净了。水不在深,有鱼则名。偶尔从洞中流出来通体透明的盲鱼,据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鱼类,重达二十多公斤的娃娃鱼,似乎真像个胖娃娃。有个潭就叫娃娃潭,潭内娃娃鱼的叫声使人有些毛骨悚然。

百十个溶洞和满谷的森林调节着峡谷的气温,现在虽然是盛夏酷暑季节,你散步在河边却感到分外的凉爽。倘若是在冬季,这峡谷也不会过分寒冷,时常崖峰还是白雪皑皑,谷内却也已有了春天的气息。峡谷巨大的自然空调,保持了这里永远的春天。散步归来,暮色快要降临了。峡谷的夜就是来得那么快。当你走到峡谷山庄时,发觉这热闹非凡。原来土家族民俗表演正进入高潮。厌倦了喧嚣的你,已无心去观看了。

峡谷的夜黑得出奇,静得出奇。远离了城市的繁华与吵闹,这里是一片难得的净土。吃过晚餐,你住在山庄的吊脚楼上,聆听撞击岩石哗哗的水声,吹动树叶习习的风声,或许你也偶尔听到了几声猿猴的哀鸣、野猪的狂嚎、暮鹰的啼叫,以及其他一些不知名的小鸟们的窃窃私语。峡谷的夜是那么静谧、那么原始、那么野性,让人遐思难寐。

夜已很深了,你已感觉到了几分睡意和寒意,盖上棉被,今晚就与峡谷共眠,做个好梦吧,就不管野猪和豺狼会不会来了。

 

(发表于1994年10月31日《人民日报·海外版》神州副刊,2007年12月收入作者散文集《那年那月》)

 

 


阅读次数(747) | 回复数(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明星书法的积极意义与消极影响

loading...